账号  

密码  

6502

查看

0

回复
主题:52集大型人文史诗电视剧《闯关东》 [收藏主题]  
刘文安 当前在线

45

主题

0

广播

0

粉丝
添加关注
级别:
用户积分:3 分
登录次数:453 次
注册时间:2017-3-3
最后登录:2021-4-21
刘文安 发表于:2017-3-27 10:04:53   | 只看该作者 查看该作者主题 楼主 

  家园

  (闯关东片尾曲) 作词:王敏 张宏森

  作曲:刘欢

  演唱:刘欢 宋祖英

  冰雪早已覆盖我的足迹,

  远方的炊烟摇曳温暖的招唤,

  风儿无法吹断我回望的视线,家园好像永远征途漫漫。

  一座座山,一道道岭,一片片川

  我的故土这么难舍难离

  一路路风霜,一阵阵雪雨

  一次次别离,为了希望我们永不放弃

  不是这里,我会走向哪里

  只凭着不灭的希望和一片丹心豪义

  旅途仿佛是越来越清晰

  我的心常常在梦里来来去去

  每个怀抱温暖我冻裂的期盼

  期盼在天边那里命运会改变,

  千山万水走过只为这一天,

  自由的天地,自由的家园。

  漂泊者的家到底在哪一边,

  回首故乡遥远抬头前路依旧茫然,

  纵然只有倒下才是终点,

  我只有未来没有从前。

  一座座山,一道道岭,一片片川,

  我的故土这么难舍难离,

  一路路风霜,一阵阵雪雨

  一次次别离,为了希望我们永不放弃

  不是这里,我会走向哪里

  只凭着不灭的希望和一片丹心豪义

  旅途仿佛是越来越清晰,

  我的心常在梦里来来去去,

  你的怀抱温暖我冻裂的期盼,

  期盼在天边那里命运会改变,

  千山万水走过只为这一天,

  自由的天地,自由的家园。


  闯关东

  导演:张新建 孔笙

  [1]编剧:高满堂 孙建业

  出品: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 大连电视台。

  上映: 2006年10月11日

  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国语

  时长: 52集

  类型: 连续剧

  主演:李幼斌——饰朱开山

  刘向京——饰朱传文

  牛 莉——饰那文

  朱亚文——饰朱传武

  小宋佳——饰鲜儿

  萨日娜——饰文他娘

  黄小蕾——饰夏玉书

  梁林琳——饰秀儿

  齐 奎——饰朱传杰

  高 明——饰森田

  刘 鑫——饰潘绍景

  许陈俊嘉——饰生子

  马恩然——饰韩老海

  靳 东——饰一郎

  王奎荣——饰潘五爷

  任 帅——饰震三江

  鲍国安——饰谭永庆

  赵苏婷——饰红头巾

  王德顺——饰老独臂


  【剧情介绍】

  《闯关东》讲述的是从清末到九一八事变爆发前,一户山东人家为生活所迫而离乡背井“闯关东”的故事,以主人公朱开山的复杂、坎坷的一生为线索,其中穿插了朱开山的三个性格迥异、命运不同的儿子在关东路上遇到的种种磨难和考验。在剧本策划阶段就将其创作定位为:小人物成为大英雄的故事。 “闯关东”这种民族行为是中华民族特定历史背景下被迫进行的民族大迁移,关东路上的闯荡需要经历一次次的波折磨难,包括土匪、官兵、土豪、乡霸、流氓、流民、善人、妓女、瘾君子、矿工等等各色人物将陆续登场,给山东大汉制造各种各样的困难,在苦难之下,朱家父子、兄弟、夫妻之间所产生的悲欢离合的故事。


  【分集介绍】

  第一集

  1904年,山东大旱,章丘朱家峪的一户朱姓人家因为凑不出一石小米做彩礼而使大儿子朱传文和谭家闺女谭鲜儿的婚事一拖再拖。

  好不容易凑齐的一石小米又在去娶亲的路上被土匪劫了。

  朱家母亲文他娘带着三个儿子娶亲不成,却得知离家在外四年的丈夫朱开山,因义和团兵败已被处死。

  万念俱灰的文他娘本想一死了之,却得之朱开山正在关东等着和一家老小团员的消息,于是决定带着三个儿子闯关东去找朱开山。

  一心想和传文在一起的鲜儿,不顾家人反对偷偷离家,但和朱家人擦肩而过。

  朱家人来到山东龙口港准备走水路去关东,没想到大批难民滞留,饥寒交迫,疟疾横行,生死未卜……

  第二集

  朱家人终于登上了最后一批海船,却发现了一路追赶来的鲜儿。无奈之下,大儿子传文跳海上岸,和鲜儿走旱路去关东。文他娘领着二儿子朱传武和三儿子朱传杰坐船走水路去关东,一家人从此分开。

  海上,因为日俄两国开战,很多船只被炮弹击沉。传杰在紧要关头救了商人夏元璋。

  传文和鲜儿走旱路遇到土匪,一路逃跑。

  船终于靠岸,夏元璋连夜进了横尸遍地的旅顺,发现一家老小除了女儿玉书都被杀了。

  文他娘带着两个儿子千辛万苦地来到元宝镇,见到了朱开山,分别了数载的朱家人终于团聚了。

  传文和鲜儿在一户人家打工,度过了一个冬天。

  团聚了的朱家人本想高高兴兴过个团圆年,没想到年三十晚上,一位不速之客送来了贺老四在淘金场被人害死的噩耗。

  贺老四是朱开山的生死弟兄,为了给贺老四报仇,朱开山不顾家人的反对,决定冒死二进金场子。

  第三集

  朱开山走后,文他娘送传武和传杰两个儿子去夏元璋开得铺子里学生意。

  朱开山和众金夫顶风冒雪来到金场子。没想到官府、土匪、金大拿、金把头等人早在金场子架好了一张网,等待贺老四的兄弟到来。朱开山只能忍气吞声暗中观察着身边发生的一切。

  朱开山认识了神秘地酒馆老板娘大黑丫头,找到了贺老四的墓地,最终证实了贺老四的死讯。为了试探朱开山,金大拿和金把头故意找茬让朱开山下到刚挖的坑里,没想到突然的塌方把朱开山整个埋在了下面。

  更让众人想不到的是,朱开山凭借自己的力量竟然从土里钻了出来。

  金场子的大金粒百般刁难朱开山,朱开山一忍再忍,引得众人一时想不通。

  传文和鲜儿在旱路途中遇到流氓,为阻止流氓调戏鲜儿,传文被打。受伤的传文央求鲜儿从此女扮男装。

  第四集

  传武在夏元璋的店铺淘气,传杰告状使传武受罚。两人争执中,传武被传杰掏了裆。为了报复传杰,传武和夏元璋的女儿玉书使坏让传杰尿了裤子。朱开山从金场子捎回信来,除了问候还强调让文他娘管教好传武,惹得传武满心不痛快。

  酒馆老板娘大黑丫头借喝酒百般试探朱开山,朱开山装傻躲过。偷带金子逃跑的金夫被土匪打死拖了回来,金大拿警告众人决不要动私藏金子的念头。

  传文在路上昏倒,一病不起。为了救他,鲜儿插草卖身,嫁给了张金贵的小儿子粮作童养媳。传文经过鲜儿的悉心照料终于醒了过来,鲜儿觉得无法面对传文不同意跟他一起离开。

  第五集

  金大拿毒打带病坚持干活的老烟儿,被朱开山制止。朱开山提出要离开金沟,金把头告诉众人只有一年工期满了才能离开,否则性命难保。朱开山用马试探沟口,结果马被打死。事情在金场子传开了,却没有人知道事情是谁干得。老烟儿报信说山东又是大旱,亲友流离失所。众金夫悲愤中朝老家的方向跪倒磕头,祈求上天保佑。

  朱开山领着众金夫找到了大量的金子,金夫们决定分了金子找机会闯出金沟。小金粒认朱开山当了干爹。

  传杰努力学生意,受到夏元璋的器重。

  张金贵看出传文和鲜儿二人并非兄妹而是恋人后,施计骗了二人,使两人从此分离。得知被骗的鲜儿愤然离开了张金贵家。

  第六集

  传杰破格成了站柜台的伙计,一家人高兴万分。

  传杰凭借着平时勤学苦练的本事和自己随机应变的机敏成功的对付了来送山货的油葫芦,得到了夏元璋的褒奖。

  走投无路的鲜儿遇上了王家戏班,并拜班主王老永为师学戏。戏班的生活艰辛但也快乐,王老永给鲜儿起了艺名叫“小秋雁”。

  金场子一直没有淘出金子,金大拿和金把头都非常着急,金大拿提到金场子里暗藏了土匪的眼线。

  第七集

  金夫大金粒不听朱开山的苦心劝告,执意要自己偷运金子逃出金沟,结果被土匪抓住搭上了性命。大黑丫头苦苦地劝朱开山不要动私藏金子的念头。大黑丫头多次额外照顾大金粒的弟弟小金粒,引起了朱开山的怀疑。

  夏元璋和对门的吴掌柜商量好,锻炼传杰的要债,传杰知道真相后,以为受到欺骗心里很难受,夏元璋就给他讲了大诚大信的道理。

  第八集

  恶霸陈五爷为娶三姨太请鲜儿去唱戏,要在演出中设计羞辱鲜儿,鲜儿不同意,陈五爷就将戏班扣了。为了救戏班,鲜儿同意了陈五爷的无理要求。

  陈五爷娶三姨太的堂会上,鲜儿没有按照陈五爷的要求唱戏。恼羞成怒的陈五爷扣了戏班所有的人,毒打王老永,逼鲜儿和自己上床。鲜儿为救师父,含泪从了陈五爷,从此离开戏班。

  夏元璋带玉书传杰参加元宝镇商贾聚会,并在聚会上对传杰言传身教商场礼仪。

  又有两个金夫因为偷着运金被打死了,老烟儿等人催着朱开山拿主意,朱开山却要大家继续按兵不动。

  鲜儿饥寒交迫的昏倒在山场子,被妓女红头巾相救。红头巾不顾山场子把头老独臂的强烈反对,留下了鲜儿。

  第九集

  山场子开锯了,严寒中木帮汉子们伐木的场面让鲜儿目瞪口呆。

  鲜儿总算有了落脚的地方,她在林间哼唱被木帮们误认为是新来的妓女而团团围住。紧要时刻亏得红头巾出手相救,鲜儿才躲过一劫。

  老独臂同意,只要传武三天之内拖回一条狼来,就收下传武。

  从来没打过狼的传武,硬着头皮去了山里。鲜儿和红头巾找到传武的时候,传武早已被冻僵其且昏迷了。两个女人玩命地把传武拖回了山场子,鲜儿把传武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传武……

  被救的传武再次进山终于拖回了一只狼。老独臂同意留下传武,但他心里明白,都是红头巾暗中帮了传武。

  过小年了,玉书和传杰回家陪着文他娘过节。

  以老烟儿为首的金夫不顾朱开山的反对趁着夜色带金出逃,失败了。

  金大拿提出和朱开山联手运金的想法,朱开山一时判断不清金大拿的用意。

  第十集

  朱开山出主意让大伙不带金子空走一趟,偷偷带了金子的老烟儿被官兵抓住杀了。

  山场子的恶霸老熊调戏鲜儿,传武伸手相救,惹怒了老熊。老独臂出面拦住老熊,双方商定立生死状决斗。

  传武不是老熊的对手,被打的头破血流。最后关头,传武咬牙制服了老熊。

  朱开山同意和金大拿联手运金了,并接受了金大拿的主意:“舍命吞金,运尸过关”。

  上路之前,朱开山杀了陷害过他的老果子,揭出了大黑丫头就是安插在金场子里的土匪眼线。

  朱开山用巧计骗过了金把头,并借清兵之手杀了他。

  第十一集

  朱开山又追上金大拿,亲手打死了金大拿,为贺老四报了仇。

  元宝镇的放牛沟,传武,朱开山,传文先后回家了,朱家一家人终于团圆了。

  1912年,辛亥革命爆发了,身为王府格格的那文因为家道败落,和成为她丫环的鲜儿一起逃往元宝镇投靠舅舅关德贞。没想到半路上被下人来福偷了盘缠。

  朱开山家已经成了元宝镇放牛沟的一户富裕人家,同是放牛沟富户的韩老海之女儿韩秀儿喜欢上传武,精心给传武绣的烟荷包,送到传武面前,传武连看都不看。

  那文和鲜儿一路逃亡,当惯了大小姐的那文不得不学着适应新的生活,但是处处碰壁。

  第十二集

  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文明戏下乡,很多男人冲上台去剪掉了原来当命看的辫子。思想保守的传文站在台下极力反对。

  让传文万万没想到的是,传武、传杰和朱开山三个人在同一天都剪了辫子。而且传武和传杰夜里合伙偷偷剪了传文的辫子,传文大为恼火。

  韩老海为了撮合秀儿跟传武,找朱开山借来了传武帮自己家里干活。这下乐坏了秀儿,整天不离传武身边,把传武难受坏了。

  那文找到舅舅才知道,舅舅因为抽大烟家也败了。舅舅提出让那文赶紧嫁人找出路,那文死活不依。

  朱开山逼得没办法,找韩老海借水浇田。没想到韩老海提出要先撮合传武和秀儿的婚事再放水,让朱开山心里不舒服。

  第十三集

  朱开山一着急病倒了,给前来看望的韩老海提出用黄烟换水,韩老海不同意。两家僵持起来。

  下人来顺找到那文,告诉她老王爷已经被革命党抓了,那文听了瘫倒一旁。

  朱家的长工罢工了,秀儿回家给韩老海求情放水,韩老海较劲不放。

  秀儿为了讨传武欢心,擅自给朱家放了水。韩老海知道后,破口大骂,非要带朱家人去见官。

  朱开山捆着传武找韩老海认罪并打了传武,秀儿承认了水是自己放的。

  第十四集

  韩老海给朱开山挑明了成亲放水的想法。朱开山和文他娘经过再三思量,决定应下这门亲事。传武死活不依,并以绝食抵抗。

  媒婆到朱家和韩家说亲,两家老人都挺满意。

  玉书领着那文的舅舅关德贞来到朱家,关德贞对传文和朱家的情况非常满意,只是传文还是忘不了失散多年的鲜儿。

  那文来到朱家相亲,初次见面的传文和那文还算聊得来,两边的家长也商议了好多婚事的事。

  第十五集

  当鲜儿得知那文去相亲的就是朱传文的时候,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心疼难忍。

  日子到了,传文来关德贞处迎亲了。鲜儿在人群外边瞧瞧地看着,跟着花轿一路尾随而去。

  第十六集

  那文给传文提出要在家里开个小学堂,传文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朱开山可痛快的答应了那文要开书馆的想法。

  在秀儿的催促下,韩老海到朱家,两家定了具体结亲的日子。

  那文的“清风书馆”开张了,传文被叫来和一帮小孩一起读书。

  传武来到小木屋,向鲜儿表达了爱意,可鲜儿死活不依。激动之下,鲜儿说出了自己曾被恶霸糟蹋的事情。

  传武一把将鲜儿抱在怀里,朱开山突然出现在小木屋,大打出手。鲜儿大声哭喊着拦住了朱开山。

  回家以后,传武不但没有退缩,反而给朱开山提出要娶鲜儿的想法,朱开山死活不同意。

  第十七集

  朱开山思前想后认鲜儿当了干女儿,鲜儿和传文、传武成了兄妹,姐弟的关系,从此在朱家住了下来。

  秀儿在回家的路上救了一个得了瘟病的日本孩子,韩老海坚决不同意给孩子养病。无奈之下,秀儿将孩子送到了朱家。

  文他娘做主留下了孩子,请大夫,腾房子,喂药洗澡,悉心照料,秀儿甚至还在孩子病危的时候,冒着危险给孩子接气。

  传文胆小,总怕传染,开始装病,并偷偷把孩子藏了起来。

  文他娘从此认一郎为干儿子,一郎成了朱家的第四个儿子。

  第十八集

  眼看着要举行婚礼了,传武又好几天不见人影了,气得朱开山在院里骂人。韩老海来家里,一家人帮着打圆场。

  那文和鲜儿两个原来的主仆,现在的姐妹一同给传武布置着新房。

  传武成亲的日子到了,令鲜儿没想到的是,韩老海请来的戏班是王家戏班。鲜儿和师父、师兄弟们相见,勾起了戏瘾。

  于是,传武的婚礼上,鲜儿和王老永师徒二人合唱一出,引得传武一个劲的喝着闷酒。

  新婚之夜传武给秀儿讲了一夜故事,听着秀儿的笑声,朱家人都以为传武总算是收住心了。

  没想到第二天天刚亮,趁着秀儿正在熟睡,传武拉着鲜儿离开了朱家。

  韩老海一气之下带人砸了朱家,朱韩两家从此结了仇。

  第十九集

  夏元璋终于续弦了,新媳妇叫巧云,也是山东来的,玉书叫她巧云姨。

  一个没落的贵族佟先生来到夏元璋的店铺,拿着一棵稀世的人参要抵押两千块大洋,夏元璋当即答应,佟先生提出让对门吴掌柜当个中人。

  一郎被村里的孩子欺负了,传文教给他打架的招术。

  传杰经过仔细观察发现佟先生的人参是假的,里面肯定也有吴掌柜的份。

  一郎过生日,文他娘专门给他做了山东的打卤面。席间,一郎亲生父母找到朱家,把一郎接走了。临走,一郎爬上朱家的角楼,对着远方喊着“秀姐”。

  夏元璋叫来了吴掌柜,把实情都给他说了,并当着他的面将假人参烧了。

  第二十集

  朱家不时出现死马死猪的事,闹得朱家鸡犬不宁。

  吴老板陪着佟先生来了,非要当时赎货。没想到夏元璋真的拿出了那棵人参,佟先生只得掏钱。

  吴老板和佟先生害人不成毁了自个儿。吴老板更是因此破产,东西都抵给了夏家。传杰看了禁不住有些怜悯。

  朱家的伙计们闹脾气不出工,传文硬碰硬的管不了。朱开山也不管,把这摊子都交给传文了。

  传文只好请教那文,无意间发现了那文格格的真实身份,把传文乐坏了。

  秀儿思念传武已经魔怔了,韩老海找人偷偷杀了朱开山家的很多鸡。

  传文又按照那文的计策从长工顺子嘴里知道杀鸡的人是朱家把头老崔。于是朱开山专门请老崔喝酒,席间朱开山一筷子飞出,杀死了院里的公鸡,吓住了老崔。

  第二十一集

  晚上,传文和那文在炕头上议论将来如何能管好整个朱家的事。

  朱家的黄烟全被人毁了,朱开山压住文他娘和传文,决定宴请众乡里。

  众乡里准时来了,朱开山准备了烟种子和犁杖送给大家,众人一阵兴奋。韩老海却迟迟都没有出现。

  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一早,所有的东西都给送了回来。

  听说秀儿有点魔怔了,朱开山特意差传文去哈尔滨请了大夫为秀儿看病。韩老海仍然不领情,将朱开山留下给秀儿看病的钱扔到了门外。

  传武和鲜儿找到了放排的老独臂,苦苦哀求在排子上留了下来。

  第二十二集

  霜期就要来了,朱家人决定雇工抗霜,结果传文使出浑身解数也没雇到短工,还惹的自家的长工们满是意见,气得传文站在院里破口大骂。

  鲜儿得了风寒,病情越来越重,船上的众排帮极力反对她继续留在船上。

  朱开山用离间计挨个找长工们谈话,使得长工们互相猜疑,从而制住了长工。

  鲜儿的病更重了,为了不拖累传武,鲜儿拒绝喝药。排帮们在曹三的带领下也逼着鲜儿下船。情急之下,鲜儿和传武先后跳江。

  使众排帮万万想不到的是,在下一个排窝子,传武抱着鲜儿站在了岸上,两个人都成了泥人。排帮继续前行,鲜儿奇迹般的在排子上醒了过来。

  那文从家里要了十块大洋,到镇上和韩老海打牌赌钱,结果赢回了韩老海等人的半个家当。

  除了韩老海,所有人都到朱家来求情,朱开山免了众人的赌债。作为条件,众人答应帮助朱家抗霜。

  第二十三集

  排帮遇到土匪小旋风,传武玩命救了排帮,老独臂却不幸中了一枪。

  众乡里没有失言,按时来帮朱家抗霜了。男人们在地里,文她娘领着朱家的女眷在家里烧火做饭,秀儿也来帮忙了。

  排帮到了目的地,鲜儿和传武决定带着老独臂一起到野马湾安定下来过日子。

  开镰的头一天晚上,文他娘带着女眷在堂屋里喝酒,弹弦子,唠嗑。等朱开山带着传文和传杰找到她们时,她们已经喝多了,在自家的豆子地里又唱又舞。

  秀儿收拾东西要去朱家,被韩老海硬硬的拦在家里。

  夏元璋要和邵先生做松茸的生意,因为风险大,传杰再三劝阻,夏元璋决心已定什么都听不进去。

  第二十四集

  往野马湾去的半路上,老独臂因为枪伤死去了,传武和鲜儿给他挖了坟。

  传杰带着松茸上路了,夏元璋决定这一趟完了就把店铺交给传杰了,还盼着传杰和玉书早点成亲。

  传武和鲜儿到了野马湾,传武送给鲜儿一个银镯子作为定情信物。鲜儿刚刚收下,一群散兵打散了两个人,传武中枪,鲜儿跳了江。

  传杰从奉天回来,松茸全砸手里了,染上大烟瘾的夏元璋听到消息一病不起。原来邵先生也是和吴老板一伙的,夏家从此败了。

  死里逃生的鲜儿找传武不见,流浪到桃花渡遇上了红头巾,又通过红头巾认识了商人震三江。

  传文卖粮食回来的路上被土匪劫走了,朱开山断定是韩老海幕后操纵的。他交代好家里的事,只身前往土匪窝子换回了传文。他以一棵价值连城的人参相引诱,和传杰联手将土匪头子老蝙蝠带入了事先准备好的陷阱。

  第二十五集

  朱开山制服了土匪老蝙蝠,带着他的飞镖和一绺头发来找韩老海。韩老海被朱开山感动,朱韩两家从此重归于好。

  鲜儿被震三江说动,决定跟他去看看“大生意”。进了山鲜儿才搞清楚,原来震三江是二龙山土匪窝的胡子头。无处可去的鲜儿也插香入伙,成了二龙山的二当家。

  病危的夏元璋被接到朱家,临终前定下了传杰和玉书的婚事。

  散兵来到元宝镇烧杀抢掠,朱开山带着儿子从大火里救出了韩老海。

  朱家人决定离开放牛沟去齐齐哈尔,临走的时候,韩老海把秀儿交给了朱家。

  1921年,朱家人来到了哈尔滨,精心筹备的山东菜馆开业在即。这引起了以潘五爷为首的热河人的注意。

  第二十六集

  朱开山听开杂货铺的山东人刘掌柜介绍说,这条街上以潘五爷为首的热河人这些年一直压在山东人头上。

  传杰给潘家送请柬,潘五爷之子潘老大连门都没让传杰进。

  山东菜馆开张第一天,潘老大就以“爆炒活鸡”摘了山东菜馆的幌子,引得街上的山东人对朱开山大失所望。

  随后来到的潘五爷笑里藏刀的要和朱开山以兄弟相称。

  传武被提升为连长,一年多没回家的他连夜回家,却还是依然冷落秀儿。

  第二天传武一早走了之后,秀儿在那文的刺激下告诉文他娘,传武从来没碰过自己。

  第二十七集

  二龙山四梁八柱之一的姜炮头因为糟蹋女人被鲜儿抓住,在处理问题上,鲜儿和震三江产生了激烈争执。

  天冷,山东菜馆添了火锅,刘掌柜提醒朱开山小心热河人眼热。

  震三江下山抢俄国人被抓,朱开山在菜馆管了他一顿饱饭,于是震三江将藏金银的地方告诉了朱开山。

  震三江被判了死刑,为救出震三江朱开山按震三江给的地址取回了金银,为他上下打点。

  震三江多日没回二龙山,鲜儿下山寻找碰巧进了山东菜馆,和朱家人相认。

  传杰第一次走马帮,不满张垛爷花费太高,张垛爷干脆睡在冰天雪地,传杰一下病倒不起。

  第二十八集

  刘掌柜之子刘大宝为了给家里报仇,偷偷留下封信,离家去当兵了。刘大宝因为年龄不够,硬闯军营被传武收下,他说自己叫刘根儿。

  传杰在走马帮的路上和张跺爷仍然是磕磕绊绊。

  潘老大派人来山东菜馆刁难,非要点油炸冰溜子,没想到朱开山真的做出了这道菜。

  张垛爷与垛道上的客栈勾结克扣货物,被传杰揭穿。张垛爷心里憋气故意挑不好的路走,传杰和垛爷的矛盾达到了顶点。没想到转眼传杰掉进了陷阱里,被毒签子整的生命垂危,亏得张垛爷伸手相救,保住了性命。

  被判死刑的震三江莫名其妙的被放了,弄得他一头雾水。

  朱家马帮顺利回来,为报答救命之恩,传杰认张垛爷为干爹。

  潘家的货因为有朱家竞争全砸在手里了,惹得潘五爷咬牙要把账都算在朱家身上。

  文他娘开始让秀儿装吐,装怀孕。

  第二十九集

  刘大宝替赵班长挨了惩罚,感动了赵班长。

  传文为了找小康子的三姨夫学做酱牛肉,顶风冒雪去了三次,最后终于学成。那文给起名叫“朱记酱牛肉”。

  秀儿假怀孕骗过了全家,就是那文不信,文他娘借机狠狠地把那文骂了一通。

  传文为了讨好潘家借打麻将故意输给潘老大钱,被朱开山一顿臭骂。

  “朱记酱牛肉”火了,传文贪便宜买了马肉充牛肉,被潘五爷手下的葛掌柜和于掌柜吃出来,带人砸了山东菜馆。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潘五爷背后指使的。

  没办法,朱开山只得带着传文挨家挨户的赔礼道歉。在潘家,朱开山借下象棋把潘五爷一通数落,传文也不再讨好潘老大,牌桌上全赢大牌。

  震三江和鲜儿为了过冬决定抢劫恶霸高家。

  第三十集

  一个叫花子三番五次来山东菜馆惹事,不用问,肯定是潘五爷请来的神仙。

  鲜儿假扮戏班子,和震三江里应外合的打下了高家大院,高老爷子当时就吓得一命呜呼。

  叫花子又来了,还带来了一群叫花子。朱开山二话不说全都招待了,这就感动了一个老叫花子,当众揭穿了那个闹事的叫花子,原来他是潘五爷的一个远房表亲。

  闹事的叫花子承认了一切,并提供了“爆炒活鸡”的大概做法。传文经过反复试验终于做出了“鲁味活凤凰”。

  官军因为二龙山抢劫高家大院而出兵剿匪,没想到震三江带土匪沉着应战,鲜儿又带人从后面包抄,打得官军狼狈不堪。刘大宝为了救冯二铁而负伤。

  传武化装成运酒的车老板,本想上二龙山探个究竟,好里应外合一举拿下二龙山,结果没想到碰上了同样化装出来拉线的鲜儿。

  第三十一集

  鲜儿看出传武是官兵化装做奸细来的,将传武抓上了二龙山。二人终于在二龙山的牢房里相认了。传武的来意已经不是秘密了。

  震三江领着传武看遍了二龙山的里里外外,只为能把传武留下,否则传武就是死路一条。

  传杰带马帮又要上路了,但他不知道,潘五爷早和另一伙土匪天外天商定,要在路上对传杰下手。

  鲜儿趁着夜色放走了传武,震三江为此要杀了鲜儿。鲜儿要求把传武给的镯子还给传武,震三江答应亲自下山去找传武。

  土匪天外天不但劫了朱家的货,还把传杰打成重伤。朱开山气得昏倒在地,醒来后决定离开哈尔滨,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第三十二集

  震三江和手下老四来到山东菜馆,得知自己能活着出狱全凭朱开山多方打点,感恩不尽之时奉上自己的马鞭子,保证周围的土匪不敢再骚扰。

  震三江从山东菜馆出来,被高家大院的管家认了出来。警察赶到,一阵枪战过后抓住了震三江。土匪老四跑掉得以回二龙山报信。

  潘五爷来找朱开山,一顿话刺激得朱开山决定留下来和潘五爷斗到底。

  传武回家,又和秀儿搞得很不愉快,以致于传武连夜离开家。

  鲜儿下山找到传武,合计救震三江的事。

  刘大宝和赵班长、冯二铁结拜成了兄弟。

  传文在江边学到了炖鱼的方法,起名为“富富有余”。

  传武告诉鲜儿,震三江的案子没有人敢疏通,鲜儿央求传武一定要再想办法。

  第三十三集

  潘老大的儿子过百日,潘五爷非要让给朱家送请柬,搞得家里人摸不着头脑。

  就在潘家唱戏庆贺的时候,三个蒙面人悄悄地翻进了潘家的绸缎庄。

  潘家请来了戏班子唱堂会,朱开山借着说戏把潘五爷一通数落。就在潘五爷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时候,下人突然来说,潘记绸缎庄着火了。

  大火熊熊,原来三个蒙面人竟然是刘大宝和他的结拜兄弟。

  潘家请来了一个警探,在现场找到了脚印等线索。

  传武去牢房探望了震三江。随后传武叫上刘大宝化装成省警署的人,从死牢里救出了震三江。

  回到二龙山上,震三江从鲜儿那儿才知道原来传武就是山东菜馆老掌柜的儿子,震三江决定誓死保护朱家人。

  传杰在走马帮的路上又一次碰上了天外天,震三江的马鞭子一亮,放行!

  那文催促着秀儿干重体力活,被文他娘一通臭骂。

  第三十四集

  文他娘带着秀儿出门佯装去看医生,回来文他娘吓那文和玉书说秀儿流产了,迫使二人好好伺候秀儿。

  潘五爷知道了朱家跟震三江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心里窝火。

  官军鉴于东北匪事横行,决定全力剿匪。没想到部队都开到山里了,却得到新命令,原路返回,原来部队决定进关大曹锟和吴佩孚。

  潘家请得侦探去刘掌柜的杂货铺调查,觉得刘掌柜的儿子大宝十分可疑。

  赵班长和冯二铁都不想进关,刘大宝提出从潘家搞点钱再离开,作为赵冯二人今后的生活费。

  潘记绸缎庄重新开业,就在当晚,刘大宝三人绑架了潘老大,赎金大洋一千。

  在侦探的劝说下,潘家为保险起见送去了一千块大洋。关键时刻,潘老大认出了刘大宝,但是刘大宝在最后时刻还是放了潘老大。

  逃跑的赵班长和冯二铁被抓了回来,刘大宝不忍看到兄弟受苦,主动承认事情也有自己的一份。

  第三十五集

  郭松龄突然来到,要传武去当自己的卫队副队长。

  传武在郭松龄面前给刘大宝三人求情,没想到侦探来了拿出了证据,揭出了刘大宝三人防火绑架的罪状,情急之下刘大宝夺枪自杀。

  刘大宝三人斩首示众,刘掌柜经受不了刺激,疯了。

  传武回家,那文忙给他解释秀儿流产的事,传武听了对秀儿大发雷霆,文他娘这才说出秀儿假怀孕是她为了堵住那文和玉书的嘴,不让她们欺负秀儿。

  潘老大带着潘家的马帮一路绕道,但还是被二龙山的老四带人劫了。

  山东菜馆来了一帮人,吃了没几个菜,其中一人就死了,拉到医院经检查是食物中毒。来人给朱家提出条件,赔钱,戴孝,全家滚出去。自此每天都把棺材抬到菜馆门前来闹。

  朱开山请来潘五爷说和,中间突然掀了棺材盖子,里面竟然躺着一个活人。闹事的一看败露了,立刻揭了潘五爷的底,原来又是潘五爷指使的。

  第三十六集

  张垛爷料到自己阳寿已尽,叫传杰来自己的住处吃了最后一顿饭,第二天垛爷死了。传杰给垛爷修了坟,发送了。

  八月十五了,朱家人饮酒赏月,好不热闹。潘家人却过得没滋没味。

  郭松龄召开紧急会议,决定开始反奉。

  一日,山东菜馆突然来了一队官军抓传武。原来郭松龄反奉失败,传武作为他的亲信成了通缉要犯。朱家人知道后担心的要命。

  传武化装回家,却发现门口有官军的眼线,正要离开,却被一伙人绑架。等他明白过来已经到了二龙山,原来这是震三江安排的,让传武在山上先躲避一阵。

  官军尾随而来,炮轰二龙山,为了二龙山的兄弟,传武束手就擒。

  事出所料,传武被一路押到了张学良的办公室,成了张学良的警卫副官。

  第三十七集

  那文想分家,却让秀儿去给文他娘说。传文同意分家,陪着那文出外找房子,把那文锁在了出租房中。

  那文被逼的从窗户跳了下来,伤了脚。分家的事就此不提。

  传武来信,告知自己在少帅身边,朱家人乐坏了。

  山东菜馆整修后重新开张,刘掌柜疯癫而来,朱开山看了心疼,决定去请潘五爷,两家不要再斗了。

  潘五爷来到山东菜馆,逼着朱开山押上全部家当和自己赌最后一次,输者滚出这条大街。

  传杰在外发现了冻僵的刘掌柜,抬回家救过来后,刘掌柜奇迹般的正常了。

  朱潘两家都使出自己的本事,官府土匪上下打点,准备妥当各自上路。

  潘老大一路使坏。

  第三十八集

  潘老大指使手下将马肠子扔到朱家马帮附近,企图引来熊瞎子害传杰等人,幸亏小康子精明,识破诡计。半路上来了震三江,给传杰压阵。

  马帮行进中,突然遭到天外天的伏击,鲜儿又带人出现,二龙山的土匪护送朱家马帮一路突围前行。枪战中,小康子和震三江不幸中枪身亡。

  天外天的人马死伤惨重,他出尔反尔将潘家马帮也给劫了,还打死了潘老大。

  消息传到潘家,本来满心希望的潘五爷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朱开山来到潘家,撕毁了契约,让传文和传杰从此给潘五爷当儿子,潘五爷这才意识到都是自己糊涂。

  朱开山带着家里人去二龙山祭拜了震三江。山东和热河之人从此和谐生活。

  1928年,皇姑屯事件后,张学良带着传武火速赶回东北。

  鲜儿约出秀儿,为给朱开山过六十六岁的生日,给了她八十块大洋。

  半夜,朱开山做梦魇着了,第二天早晨提出要回山东老家去看看。

  传武被张学良委任为团长,并为朱开山寿辰准备了礼物。

  第三十九集

  长大了日本孩子一郎出现在了哈尔滨,他去拜见日本森田物产的总裁森田。

  一郎拜见完森田,打听着来到山东菜馆,非要点小碗的打卤面,这引起了秀儿的注意,二人相认。

  赶垛的路上,传杰在甲子沟发现了煤层,于是叫来好朋友潘绍景,提出要开办煤矿,两人一拍即合。

  传文跟着开山夫妇回到山东老家,又修房子又修坟,极尽孝道。

  传杰和绍景召集山东和热河的商号开会,大家对开煤矿的事都积极参与。传杰提议煤矿命名为“山河煤矿”。

  开煤矿的资金问题越加急迫,传杰找那文、玉书和秀儿商量。那文出主意让传杰背着开山夫妇把山东菜馆给抵押了。

  第四十集

  在老家新修好的房子里,传文提议让二老评说三个儿子。开山夫妇希望将来传文在家里能端起老大的架子来。

  传杰和绍景为煤矿开采权的审批问题去矿业厅询问,碰上了森田物产的副总裁石川,他们才知道原来日本的森田物产在和自己争夺开采权。

  朱开山从山东回来了,坚决不同意参与开煤矿,逼得传杰等人向他隐瞒了抵押菜馆的事情。传文去查账,发现账面上的钱都没动,这才放心。

  传武当了团长后第一次回家,全家人摆酒庆贺。

  绍景打听了森田物产的情况,他和传杰分析,开采权审批的关键是矿业厅的姚厅长。

  传武去祭拜震三江,遇到了鲜儿,鲜儿逼着传武忘了自己,对秀儿好一点。

  朱开山六十六的寿宴上,喝多了的绍景差点说漏了抵押菜馆的事。好在传杰反应快,应付了过去。

  传文觉得传杰背后有事,询问那文未果,就去和爹娘商量,最后将突破点锁定在秀儿身上。

  第四十一集

  玉书一早带着秀儿去了学校,文他娘一直等到晚上才抓住秀儿。果然,一拍桌子,秀儿就把抵押菜馆的事全说了。

  朱开山大怒,要将传杰和玉书夫妇赶出家门,任凭全家人下跪求情也不管用。

  一郎再次来到朱家,见了开山夫妇,高兴之余喝多了。于是文他娘就嘱咐秀儿将其落下的怀表送回去。

  那文来到传杰和玉书临时租住的地方探望,看到传杰病重,赶紧回家叫了传文。等二人赶到的时候发现已经人去楼空,不见了传杰夫妇的身影。

  秀儿去给一郎送怀表,一郎请她吃西餐,秀儿一高兴喝多了,一郎扶她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第四十二集

  找不到传杰急坏了文他娘,正要与朱开山翻脸,朱开山说出了绍景。传文和那文赶到绍景家,传杰和玉书果然都在,这才放了心。

  秀儿临走的时候,一郎拿了自己的衣服让她披上。

  一个陌生人来到山东菜馆,进门就要见朱开山。原来此人是矿业厅的,为了煤矿开采权的事情而来。朱开山表明了不赞成开矿的立场。

  那文一边叫伙计去绍景家叫来传杰,一面想法留住了矿业厅的人。

  当朱开山得知传杰他们是和日本人争夺开采权的时候,态度全变了,全力支持开煤矿,还为资金的事帮传杰他们出主意。来人被朱开山感动了,自报家门,原来他就是姚厅长。

  一郎商社的哈尔滨分号开张,给朱开山和森田都送了请柬。森田借机向一郎渗透扩张的思想,谈话中森田得知一郎和山东菜馆的渊源。

  秀儿送给了一郎一件衬衣,一郎向秀儿表达了真情。秀儿从此有了变化,这种变化,被玉书发现了。

  第四十三集

  传杰和绍景为了开煤矿的资金来到山东找黄老先生借得了大洋六十万。

  石川由鹤鸣会的小野带路来到姚厅长家,发现姚厅长中风了。

  矿业厅的秦秘书来到山东菜馆,替姚厅长询问去山东借钱的事怎么样了。

  得知姚厅长中风,开山,传杰和绍景赶到姚厅长家,却发现他毫无病态。原来姚厅长为了等待传杰借钱回来,故意装病给日本人看。

  开采权批给了中国人,森田和石川气愤至极。森田叫来了陆军大佐尾崎,让他请求陆军参谋本部以军事演习的名义占领煤矿。

  传文因为煤矿没有自己的位置老大不乐意,在山河煤矿的成立大会上不但喝多了,还大吵大嚷的。

  日本陆军真的占领了甲子沟,山河煤矿的第一车煤就被堵在了半路上。

  传武在带兵去甲子沟之前,回了一趟家,告诉家里人日本人很可能是一次试探。

  第四十四集

  传武带兵来到甲子沟,发现日本人又增兵了。张学良要求绝不先开一枪一炮。

  传杰和绍景都觉得事态严重,只有朱开山坚信日本人是在吓唬人。

  玉书发现了秀儿套着传武衣服的枕头,知道了秀儿这些年所受的委屈。

  日本人撤兵了,山河煤矿终于运出了第一车煤矿。

  森田知道后非常不满意。决心将一郎作为一颗制胜的重要棋子。

  一郎给秀儿过生日,向秀儿表达了爱意,憋在秀儿心里的委屈迸发了出来,她哭着打了一郎一个耳光。

  山河煤矿见了红利,山东菜馆也赎回来了,朱家人高兴万分。只有传文心里别扭,把满心的委屈一股脑都说给了一郎。

  刚刚过了两天好日子的山河煤矿又接到满铁要削减车皮的通知,大家都一筹莫展,毫无办法。

  文他娘带着秀儿到一郎的新住处温锅。

  第四十五集

  秀儿委婉的拒绝了一郎的感情。

  饭桌上,传文一个劲的询问煤矿的事,惹烦了传杰。那文为解围说起了一郎,全家这才想起让一郎找人试试。

  一郎找到森田,森田同意帮忙,但不许一郎告诉朱家是自己帮的忙。

  车皮的事解决了,传杰因为管理煤矿的观念问题和朱开山产生了极大的分歧。最后朱开山终于接受了传杰按人头核算的想法,得到了矿工的拥护。

  突然传来消息,鲜儿抢劫日本洋行被判处死刑。传武到处找人都没有办法。文他娘领着女眷们给鲜儿缝棉衣,朱开山找传武谈话,暗示他劫法场。

  第四十六集

  传武带着缝好的红棉衣去大牢看鲜儿,告诉鲜儿,爹后悔当初没让两个人成亲。鲜儿要传武等自己死后把那个镯子和自己埋在一起。

  法场上,传武和二龙山的人冒死联手将鲜儿救走。

  朱开山将鲜儿接回家,秀儿提出让传武娶鲜儿,自己给开山夫妇当闺女。

  那文出主意,让传武把鲜儿娶了,还说当官的有几房太太也不奇怪。这个主意经过商议全家都同意了,只有玉书接受不了。

  传文和一郎去煤矿,一郎得知了山河煤矿需要资金的事情,想参与投资。从煤矿回来,传文决定不再想办法参与煤矿上的事啦。

  二龙山的老四来找鲜儿,鲜儿决定回山上拔了香头就回来跟传武成亲。

  森田决定以一郎的名义出资帮助山河煤矿,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入股。

  鲜儿回到二龙山含泪拔了香头,没想到官军来到,攻破了二龙山,鲜儿下落不明。传武回家说,鲜儿没有被抓住,全家这才放心。

  第四十七集

  一郎将森田给的六十万注入了山河煤矿,提出要入股。朱开山担心一郎的背后是森田物产,请来了姚厅长商量。

  鹤鸣会的浪人为了阻止一郎入股山河煤矿,闯进一郎住处打了一郎,多亏森田和石川赶到,救下一郎。

  朱家人得知一郎被打,赶到一郎住处,朱开山终于同意一郎入股山河矿。

  原来一郎被打完全是森田在幕后策划的,为的就是要骗取山何矿的信任。现在森田又在策划如何能占有山河煤矿百分之五十一以上的股份。

  秀儿来到一郎住处照顾一郎,激动之时一郎抓住了秀儿的手,这个场景被来接秀儿的那文撞见了。

  那文对秀儿生气至极,玉书来到,给那文看了秀儿那个特殊的枕头,那文惊呆了。

  秀儿正式给传武提出了离婚,朱开山夫妇也接受了秀儿和一郎的婚姻。

  第四十八集

  秀儿和一郎成亲了,秀儿这辈子终于尝到了被爱的滋味。

  尾崎告诉森田,因为“中村事件”,日本即将对中国采取军事行动。森田决定对山河煤矿再次下手,提高运价。

  山河煤矿因为运价飞涨面临停工,同时要求退股的股东越来越多。

  为了运价的事,一郎再次求森田帮助。森田提出要继续收购山河煤矿的股份,待成为控股股东之后转给森田物产,一郎惊呆了。

  一郎带着秀儿连夜逃出哈尔滨,却遇上车祸,幸好被石川所救。森田的花言巧语征服了一郎,但一郎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森田策划的。

  朱开山派传文悄悄去天津调查一郎商社的资金情况。森田知道后,立刻派石川前往天津目的是抓住传文。

  山河煤矿的股东大会上,一郎提出要吃下所有退股股东的股份,朱开山心里疑团重重,没有立刻答应。

  第四十九集

  传文在天津拿到了一郎商社接受森田物产资金的证据,却被带人赶到的石川堵住了。贪生怕死的传文为了不让家里人受害,打电话骗了朱开山,说一郎商社资金雄厚。

  一郎成了控股股东,他立刻将股份转给了森田,山河矿彻底成了日本人的。

  森田请传文和一郎吃饭,欢迎传文入伙。一郎喝多了,夜里被噩梦惊醒。

  一郎请开山吃饭,没想到森田,石川,尾崎都来了,朱开山全都明白了。饭桌上当场宣布了新的森田煤矿的人事任免,森田成了董事长和总经理,传文成了常务董事。传杰提出要与森田打官司。

  传文回到家后,继续用假证据欺骗家里人,朱开山将信将疑。

  第五十集

  传杰写了对森田物产的起诉书,东省高级法院民事厅的法官提出,以一郎没有经过股东大会许可就私自转让股份为由起诉,不如找到一郎收购股份的资金不是自有资金的证据更为有利。

  朱开山再次询问传文,传文仍是死不承认,开山昏倒过去。

  秀儿和一郎赶到,看到朱开山卧床不起,秀儿跟一郎彻底翻了脸。

  文他娘来找一郎,为他做打卤面过生日,想用母爱把一郎从邪道上拉回来。

  姚厅长托人打听到一郎商社的资金实情,开山叫来传文,终于逼其说出了实话,朱开山气得昏死过去。

  一郎来到朱开山床边,弥留之际的朱开山仍然承认一郎是自己的第四个儿子。一郎内疚至极,赶回商社拿了自己接受森田物产资金的证据。

  第五十一集

  传武赶回家,开山弥留中不忘嘱咐传武要为家里报仇。传武一气之下打了传文,又将来送证据的一郎赶了出去。

  传杰发现一郎送来的是打赢官司的重要证据,等秀儿和传武、传杰来到一郎住处的时候,发现一郎已经开枪自杀了,遗书里充满了一郎的悔恨。

  朱开山在黎明的时候醒了过来,伸手要掐死趴在床头的传文,逼得传文只好离家出走投奔了森田。

  传武指挥双城保卫战,鲜儿带着二龙山的弟兄们突然赶到,支援了传武,东北军大获全胜。但随后反扑的关东军将东北军逼得只能退守哈尔滨。

  朱开山带着孙子生子参加东省法院的审判,森田败诉却不服审判,大闹法庭。

  第五十二集

  传文在森田处偷偷给那文打电话,要把那文和儿子生子接过来。没想到见面那文竟然要刀砍传文,传文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朱家人带着饭菜到前沿阵地慰问东北军,就连怀孕的玉书也来了。文他娘见到了疲惫不堪的鲜儿,传武提议把山河矿炸掉,说什么也不能留给日本人。一个战地记者给朱家人照了全家福,独缺传文。

  哈尔滨保卫战打响了,传武带领东北军拼死抵抗,二龙山的老四英勇牺牲。

  玉书的孩子出生了,玉书为他起名为“国强”,寓意祖国强盛,文他娘给孩子起了个小名叫亮子,寓意孩子出生在天亮的时候;鲜儿却将传武的尸体抬回了家,刚刚感受到喜悦的朱家人顿时陷入到一片悲痛之中。

  传文带着森田和日本兵来到朱家,森田逼着朱开山归顺日本人。关键时刻,鲜儿双枪打死了日本兵。

  传文得知传武的死讯后,用传武生前的手枪打伤了森田。最后时刻,朱开山用飞镖结束了森田的狗命。

  哈尔滨最终还是沦陷了,朱家人带着家当,也带着爱恨情仇回了山东……

 
  支持(0) | 反对(0) 回到顶部顶端 回到底部底部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昌乐文艺网 © 2006-2015 版权所有 页面执行0.46973秒 powered by KesionCMS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