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极品搞笑】冤鬼侍者

时间:2017年03月28日 信息来源:昌乐文艺网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想当年,出去吃饭是多么轻松愉快的事情。人家给你烧饭,服侍你,事后还替你收拾干净。你只管咀嚼、吞咽、付帐。那样的享受一去不复返了。今天,你不禁觉得自己活象试验室里的白老鼠,每次要吃一块干酩都得先辛辛苦苦钻迷宫。

  “晚安,”总管说,“4个人的桌子?”

  “是的,谢谢你。”

  “抽烟还是不抽烟?”

  “不抽烟。”

  “今天晚上先生想是室内还是户外用膳?”

  “我想室内会好一点儿。”

  “好的,先生,”他说,“先生想坐在大厅里、密封的露台、还是我们这儿那个漂亮的阳光室里?”

  “这个嘛,让我想想……嗯……”

  “我可以给先生在漂亮的阳光室里安排个景致漂亮的桌子。”

  “我想阳光室蛮好的,”我说。跟着他走到那儿去。

  “那么先生想欣赏高尔夫球场、尖胩落目还是西边壮观的山景?”

  “你来出个主意吧,”我说,心想这回让他作主也好。

  他安排我们坐在窗前,既对着高尔夫球队场,也对着湖或对着山。我说不清楚是对着什么,因为外头实在太暗了。

  接着有位穿着仪表比我们任何一位都体面的年轻人出现在我们面前。“晚上,我叫保罗,今晚由我为大家服务。各位是不是想歇几分钟才点菜?”“不必了”我说“我只是个有肉有马铃薯就行的人,就给我来一客煎里脊小牛排和一盘烘马铃薯就行了。”

  “要汤还是凉拌菜?”

  “凉拌菜。”

  “我们的凉拌杂菜棕榈心,或者极精致的凉拌菊苣加点小虾仁。”

  “凉拌杂菜就行了,好吗?”

  “悉听尊便,先生。哪一种调料?”

  我实在不想再作决定了。“你们有什么就来什么吧。”

  “我们有润口的意大利酱,有蓝奶酪,有醋油浆,有千岛,有第戎密汁,有牧场…”

  “随便给我来一样。让我惊喜一下也好。”

  “意大利酱是我们的招牌调料。可以吗?先生。”

  “好,”我没好气多说。我受不了这些客套了。

  “那么您的烘马铃薯……”早料到接来来的会是什么了。“我只要烘马铃薯不带别的明白吗?我不要再配什么别的了。”

  “不要牛油?不要酸奶油?”

  “不要。”

  “不要细香葱?”

  “不要!你懂英语不懂?”我大嚷,“什么都不要加。给我烘马铃铛薯和一块牛排就行了。”

  “先生,您好6安士、8安士或者12安士的牛排?”

  “随便。”

  “你的牛排要嫩、中嫩、中、中熟还是全熟。再不然,如果先生您好,我们还可以为您弄成蝶形肉排。“

  “阿保,你真把我蒸得开始发火了。”

  “先生,说到蒸,那就该谈到蔬菜了。您要清蒸花椰菜、奶油玉米、淡季南瓜、切方块的胡萝卜……”

  我受够了。我把餐巾扔到地上,站起来,把脸贴近他傲慢的尊容,说:“我们到外头去摆平,怎么样?”

  “我奉陪,先生。您想在停车场、边上小巷里还是餐厅前面的大街上?“

  “我想就地解决,”我说着,一拳送给他。他闪了一闪,用左勾拳反击我的眼睛下方。整个晚上唯有这一次他没有给我选择的余地。我迷迷糊糊倒在我的椅子上,有个高级职员冲过来把保罗痛骂一顿。

  我感到有人解开我的领带和我的衬衣领子。然后左右掴我的脸。我一醒过来就看到那位总管

  在我眼前,非常焦急紧张的样子。他频频道歉,并且说要请我喝一杯,要叫医护人员来也可以—我要什么都行。“

  “不用了,不用了,”我说,“我没事。给我杯水就行了。”

  “好的,先生,马上来。您要进口的矿泉水、苏打水还是苏打水加片酸橙?”

 

上一篇:现在的1000元相当于30年前的28元
下一篇:首批“昌乐少儿舞蹈才子”选拔培养办法
(作者:佚名 编辑:刘文安)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