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昌乐乡贤马进

时间:2018年08月15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昌乐乡贤马进

深情藏沃土 贤德惠民间

--马进流年掠影

赵春文


  在文化底蕴丰厚的齐国首城昌乐,有无数贤者,遇人危难挺身而出,见人迷茫指点迷津,崇德向善,关爱弱者,默默笔耕不辍。他们传诵历史文化,弘扬传统美德,泽润一方文化底气。他们的思想、举动与业绩,闪耀着不可磨灭的光辉,常被人记起,传颂,学习。马进便是其中一位。

  马进,高高的鼻梁上总是架着一副金边眼镜,堆满皱纹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笑容,看上去和蔼可亲,可信可敬,温文尔雅,让人不禁想起诗句“腹有诗书气自华”。他出生在青岛,工作于昌乐,爱称昌乐是他第二故乡。他山东教育学院政治系毕业,曾赴日照参加“四清”工作。历任中学教师、县委秘书、中学书记、县人大财经委主任、县政府研究室主任等职。出版散文集《流年碎影》、《昌乐游记》。另发表作品百万余字,多部作品获奖。现为中国大众文学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当代文学院委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浩然研究会理事。曾荣获潍坊市文联颁发的“十佳杰出作家”、潍坊市委组织部颁发的“五好离退休干部党员”等诸多荣誉。


  抢险救人,夺回一个个鲜活生命

  1965年秋,在山东教育学院离职学习的马进,被选入省委社教团,派到了日照。他和张兰江一组,去了岚山区童海公社周家庄大队,开展“四清”运动。

  次年夏季的一天晚上,一场台风带着暴雨突袭而来。倾盆大雨扶雷挟电,直到深夜都没消停,下半夜又大风加剧。凌晨三点,正在赶写工作总结的马进,忽听他住的东面,“唿噔”一声巨响。他立即预感到,是什么东西倒塌了。他敞开门,拔腿就朝那响声跑去。借着闪光一看,是一家人的房屋倒塌,整个东山墙全倒塌在地,万幸这土墙是向外张倒,而西山墙还没全倒,屋梁檩条全都压了下来。从倒塌的屋里传来女人急促的呼救声和孩子们的哭嚎声。

  马进急忙拨开屋门口的一根屋梁,猫腰钻进了里屋。借着闪光,发现一中年母亲被一根掉下来的檩木压住了腿,动弹不得。吓醒了的孩子,有的在炕角哭成一团,有的蜷曲在炕旮旯里,怎么叫也叫不起来。马进先把压在这位母亲身上的檩木搬掉,扶她起来,这才认出是“黄皮狗”他娘,接着又去往外抢救孩子。因屋里黑糊糊的,屋梁又全塌了下来,间隙很小,只能弯着腰摸索,一个个向外抱孩子。当他把一窝孩子抢救出屋后,这位母亲扒拉着人头数了数,怎么才五个?还少一个啊!原来还有一个在里面。她借着闪光一一辨认,原来还缺黄皮狗。于是,马进又躜了进去,一面喊着黄皮狗的名字,一面摸索寻找。原来他被掉下来的屋笆和泥块压在下面,当把他抢救出来时,已呼吸微弱。马进正想转身去抢出那口饭锅时,突然“轰隆”一声,西山墙也全倒塌了,家具全砸在里面,万幸六个孩子没大伤。

  这时,马进同事张兰江和村里的干部群众也陆续赶来了。黄皮狗的母亲哭着把刚才发生的一幕说了一遍,声泪俱下而又万分感激地说:“幸亏马同志啊!要不是他及早赶来,俺和孩子们都砸死在里头了!”

  当时天还不明,雨还下着,干部分工安顿了孩子,马进抱着黄皮狗,领着他哥哥,回到了他的住处,让孩子睡在了自己床上。那夜,他基本没合眼。

  次日,马进救人的消息不胫而走,好多村民前去看望,称之为“活雷锋”。

  社教团的新闻记者特去采访,还为马进和被救出来的黄皮狗一家人,拍了一张合影。


  家访学生,挽回一个个辍学少年

  1958年,马进在昌乐二中任教,担任初一58级1班班主任。因校址在高崖村,又俗称“高崖二中”。

  马老师在点名时发现,赵俭同学连续几天未到。时值春夏之交,青黄不接,他担心赵俭同学有辍学的可能。身为老师且穷苦出身的他,最不忍心孩子辍学了。马老师决定,周日去赵俭家,劝说家长,让孩子回校。从学校到红河屯里村赵俭家,有25里多路,当时没有交通工具,且道路不熟,他徒步一上午,当找到赵俭家时,已近中午。

  赵俭兄弟姐妹多,生活困难捎不起饭。马老师对赵俭的父亲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地讲利害。不能因一时的困难,误了孩子一辈子的前途。马老师也承诺,回去将向校长汇报,争取学校给予极力的照顾。赵俭的父亲握着一根旱烟袋,默不作声,只是一个劲地吸烟,他心里矛盾得很。许久,这位庄户汉子终于拿定了主意,他在地上使劲喀了喀烟袋,然后坚定地说,我听你马老师的。你有学问,懂道理,信你的不会错,我再困难,也要供备孩子上学,明天就去。

  若干年后,马老师提起这事,依然很激动。他说,赵俭的父亲送我爬上村西岭时,夕阳已近落山,他握着我的手抖动着,却说不出话来。最后硬是塞给了我一根棍子,说路上壮胆,你得走大半晚上的夜路。

  后来,马进从政,有次到乡镇调研,再次到过屯里。他特意去看望赵俭同学的父亲。老人感慨万千,深情地说,如果没你那次家访,孩子不会有他的今天。

  也正是因你那次家访,增强了我的信念,后来再穷再难,也坚持让孩子们把学上下来。赵俭先后任职昌邑市委书记、潍坊市政协副主席,他的几位弟弟,也颇有作为。

  1961年,马进任职昌乐五中,担任初一6级1班班主任,时值三年自然灾害。刘益善同学缺课多日,马老师担心他会辍学。也是周日,他去了城关公社西管庄村刘益善家。得知他家庭贫寒,没饭可捎。马老师耐心做通了家长的工作,同时寻求学校里的最大照顾,刘益善终究又回到了学校。后来,刘益善先后从军、从政。退休后,发展种植大樱桃,成为振兴乡村致富带头人。

  城关公社龙角村的姜益贵同学,朱刘公社山坡村的张奎南同学,都是通过马老师的家访,在将要辍学的当口又回到了学校。学生杨书田回忆说:“因生活困难,我捎的饭常常吃不到周末,马老师曾接济我给了好几顿饭票。”受马老师帮助的同学,可说不胜枚举,迄今逢年过节,仍有诸多年迈的老学生,或登门看望,或电话问候。


  代笔写信 架起一座浩然与昌乐乡亲沟通的桥梁

  1976年,马进任城关公社党委秘书兼东山片片长,住在东村时,经常听到乡亲们讲“老梁”的话题。原来老梁就是著名作家浩然。1960年,浩然曾在东村下放劳动八个月,担任该村党支部书记,与众乡亲同甘共苦,结下了深厚友谊。一天,时任该村支书田志琴见到马进说:“这些日子俺爸经常念叨老梁,您会写字,麻烦您替俺爸给他写封信吧!”

  马进觉得浩然是全国著名作家,一个普通百姓去信他能回吗?正在他有些犹豫时,路遇东村一位中年妇女赵墨兰,她说: “听说你要替俺村给老梁写信,老梁可是好人啊!在俺病重时,他给了俺三元五毛钱买药,让俺得以起死回生呢!”马进不禁一惊,没想到还有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原来田志琴的父亲,是当年浩然在东村下放劳动时的大队长。于是马进连夜替老队长代表乡亲给浩然写了信。

  浩然很快写了回信,同时给代笔写信的马进寄来了两本有他签名的文学创作材料,给田志琴寄来了《小猎手》、《欢乐的海》,也都有签名。马进至今还替老队长珍存着这封信。

  这封代笔信,再次叩开浩然与东村乡亲,曾一度黯淡了十七年的记忆门窗,重启了浩然与昌乐人的联系,加深了感情。浩然也视马进为挚友,每次来昌总是让他陪同。此后,浩然和东村乡亲书信不断,并逐渐扩展到昌乐文化界工作者。马进曾撰写过《心系众乡亲,情洒泥土地》、《浩然昌乐行》、《难忘恩师那片情》等多篇文章,记述了浩然与东村乡亲结下的不解之缘。他与昌乐文化界同仁,曾先后10次进京看望浩然。浩然怀着对昌乐的深情厚谊,也先后五次来昌看望乡亲,传播文化,辅导文学新人,并把昌乐视为自己艺术生命的第二故乡。浩然与昌乐的这段机缘,也成为了昌乐独有的不可多得的宝贵文化资源。


  笔耕不辍,传诵崇德向善的正能量

  2000年,马进退休。他怀着对养育他的亲人与故乡的感恩之情,对老师、同学、乡亲的眷恋,书写了一篇篇催人泪下的感人散文。声声恩,句句情,篇篇蕴含崇德向善。2002年,汇集成书《流年碎影》。全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原山东作协副主席、《山东文学》主编邱勋先生读了《流年碎影》后,连呼有三个“没想到”--“没有想到他(指马进)的文学梦如此执著、痴迷而又璀璨,没有想到他的文学功底如此深厚和扎实,没有想到他文学素材的矿藏如此丰厚。”“他捧出的是一颗滚烫的、真诚的、透明的心。他把几十年来日日夜夜萦徊于心、挥之不去的亲情、友情、追索、哲思、人生感悟和人生无奈,全都坦坦荡荡、无遮无拦地捧给了读者……”

  时任昌乐县作协主席的郭建华,在《流年碎影》的序中写道:“文友相聚,只要马进在场,必坐上座。不管他如何推让,都退让不掉。”“关于马进的为人,我曾写过一篇小东西,题目叫做《好人老马》,十分直白。文友们看了,都说写得很实在,是那么回事。”“我粗略浏览一下题目,发现书中的故事,有许多是作者曾经讲给我听过的。这些故事令我激动,甚至拍案叫绝。”

  临朐县作家张克奇,在《马进老师散文集〈流年碎影〉读后感》中写道:“马老师的文字,不仅仅是一人一家悲欢离合的记录,而是记录了一个时代的痛楚足迹。他的写作,也不仅仅局限于追忆自己的过去,缅怀自己的亲人,而是将笔触延伸到了那个时代的不同层面。”“‘颂苍生,吐真情’。这是大师浩然的写作宗旨,也是马进老师的写作追求。阅读《流年碎影》,我觉得马老师是真正达到了这个高度的。”

  2003年,昌乐县委宣传部决定,出版一套介绍昌乐历史文化的丛书。分工马进撰写昌乐山水名胜《昌乐游记》。

  为写好此书,马进查阅了大量史书资料。如《二十四史》、《史记》和多个版本的《昌乐县志》。当年曾陪同马进一起考察的县文化馆创作室主任王星莹认为,“由于他是在跋山涉水,实地勘察,走访了解,深怀感情的基础上,给自然景观以历史的阐释和文化的关照,通过自己热爱大自然,热爱家乡和关爱人生的博大情怀,因而折射出了自然景观与人文精神相融合的不尽胜景和无限风光。”。用昌乐传媒记者王伟的话说,他“交出了一份堪称书中有画、画中有情的优秀‘答卷’。”不少读者按照书中的游览线路前去旅游,有的还写了游后感。一位读者曾感慨地说:“以前没觉得昌乐有什么游玩的好地方,可是读了《昌乐游记》后发现,原来也有这么美丽的风景啊!”一本游记,唤起了诸多读者对昌乐山水名胜、历史文化的热爱。

  2006年底,《昌乐游记》中的《白浪河源头小记》一文,被《风筝都》刊物的文学编辑发现,认为很有价值,专门印了40份呈给有关领导阅读,引起了重视,并专门安排组织了一次“白浪河徒步考察”活动。《潍坊晚报》的责任编辑马道远,读到《白浪河源头小记》一文后,也是大加赞赏,并建议马进创作一批与白浪河沿途有关的文章,在晚报副刊“爱我潍坊”栏目里发表。于是,马进相继写了《源头见闻》、《孝感天人说王裒》、《齐国古都营丘》、《营丘太公祠》几篇文章,从2006年12月11日开始,连续四期刊登,对弘扬齐文化,提高市民对本地历史文化的自豪感,起了重要作用。

  书中《崇山观石》、《营丘怀古》、《孤山走笔》也颇具影响。自出书后,引起了县领导及考古专家的重视,由此发现昌乐深厚渊源的历史文化极具价值,因而打造出了一批乡村旅游新景点。

  2010年,昌乐传媒集团先后开播了《电视文苑》和《人文昌乐》栏目,马进撰写有关昌乐历史文化的稿件30余篇,并配合传媒做了近百次《同期声》的电视解说。对此传媒记者冯海滨和刘贯鹏专为马进做了一期《周刊人物》介绍,称他为《弘扬昌乐文化的热心人》。他还参与县文史资料的编撰工作及《昌乐一中70年》、《昌乐县志》、《天南地北昌乐人》、《昌乐政协志》、《姜太公与营丘》等。这些弥足珍贵的史料文献中,他都不遗余力地奉献了心血,留下了印记。

  给文学新人及文友鼓劲点赞,使其提升创作信心,增强写作动力,马进也颇费心思。他总是带着欣赏的眼光,去阅读别人的作品,寻找亮点,同时也客观地提出一些改进建议,有的还写出十分真诚的读后感。如:《真实 真情 真诚--凯文系列散文读后》、《大美昌乐 点睛之笔--读吴宗春〈九龙湖片区综合开发项目系列报道〉有感》、《一部浓缩的民族文明史--读秦晓鸣〈回首高崖街〉》、《一个读者的心声与点赞》等。

  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为推进昌乐文化建设,仍勤于笔耕,发挥余热,曾感动过不少读者。潍坊市广播电台编辑部主任刘振洪,在“读郭建华先生所作好人老马感言”中写道:“心怀善念扶危济困凝大爱,行做善事不计名利聚德仁。”学生赵公友曾给马老师的信中写道:“二十年前初识君,虚怀若谷倍可亲。富贵荣华非汝志,高官厚禄弗在心。从教亲助贫学子,施政从来怜农民。心愿只为文学梦,佳作名著留后人。”《昌乐日报》记者张艳杰、杨宁在《昌乐文坛名家》栏目中,也作了《马进笔耕前行,文泽润一方》的纪实报道,这些感言与报道,可说是对马进较为客观的写照。

  片言只语,难尽贤者之功德,流年掠影,谨表对贤者之敬意。


上一篇:昌乐乡贤张国伟
下一篇:昌乐乡贤孟庆欣
(作者:赵春文 编辑:刘文安)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