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昌乐微电影《滋味》(编导邢光耀)

时间:2017年03月10日 信息来源:昌乐文艺网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昌乐微电影《滋味》(编导邢光耀)


  滋 味(邢光耀)

  人物:

  方颖——方总之女,程林大学同学。

  程林——绿色瓜菜合作社经理。

  方总——建材公司老总。

  安宁——合作社管理人员,程林的女友。

  何平——大学生村官,第一书记。

  群众演员——某男,三爷爷,二叔。

  时间:现在,初秋。

  一  清晨,内景。

  方总家,复式洋房客厅。室内有字画、红木沙发茶几,家具、博古架等等总之是富有家庭应有的煌煌陈设。方总穿套装睡衣自一侧走入,到沙发前坐下,随即在茶几前上下寻找。

  方总:颖颖,死丫头,你把我的烟都给我藏哪了?

  方颖:(画外)别找了,你找不到的,现在绅士都不抽烟了。

  方总:你爸是农民。

  方颖:(端两杯果汁走入。杯上挂着柠檬片,插着吸管)爸,来杯果汁吧,刚榨的,包您满意。

  方总:去去去,我不喝那个,甜腻腻的。

  方颖:(近前坐下,乖巧的)爸,早饭还满意吧,比我妈的手艺怎么样?

  方总:说实话?

  方颖:那当然。

  方总:呃——鸡蛋煮的还行,味比较正。

  方颖:别的呢?

  方总:那不叫吃饭,那叫摧残。

  方颖:哎呀爸,没你这么当爸的,人家还是照着书本上来的呢。明天开始生活自理!

  方总:你爸就是个乡巴佬,小米粥老咸菜最好。你弄那些不咸不淡花里胡哨的,老爸实在消受不了。好闺女,把烟给我,你这一放假我的生活就乱套。

  方颖:好老爸,戒了吧啊。对了,爸,我送你一个礼物。(从茶几抽屉里拿出一本书,拍到爸爸面前。书本特写:《二十四式陈式太极拳》方总翻了翻,书中还夹着一张小光碟。)

  方总:武林秘籍啊,怎么着,发现你爸有武功天赋?

  方颖:那是,您只要一练绝对天下无敌。爸,看看你的肚子,太不自爱了你。肥胖是百病之源!

  方总:死丫头,说什么呢!(拍肚子)这也算胖?

  方颖:水牛的话当然不胖,给我当爸,胖了。

  方总:嘿!对了,我也送你个礼物。(从抽屉里找出一打帅哥照片扔到女儿面前)准确说是你妈送给你的。

  方颖:讨厌,又是这个,再逼我我就回校,我,我离家出走!

  方总:颖颖,你也老大不小了,这是必须的。你想逃避吗,对剩女就那么向往?

  方颖:谁逃避了,谁向往了!我需要的是感觉,是自然相遇!

  方总:这不也是相遇吗?你不走近,上哪去找感觉?对了,你那个感觉都是些什么东西,你自己知道吗?

  方颖:当然知道,就是种种触动,比如风度气质,聪明才智还有有趣没趣等等,知道吗?

  方总:哼,小儿科,你那是在做梦吧!有句话: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没听说过?这词怕还是你们发明的呢。

  方颖:(撅着嘴想了一下)话不投机,闪了。(起身欲走)

  方总:站住,反了你了,老爸还没说完呢!

  方颖:(坐回来,撒娇的)老爸,你别生气嘛。这事我自己做主没问题吧?

  方总:道理上讲,当然是你自己做主,我和你妈提供参考意见。问题是你不该回避。

  方颖:那要是我心中的这个人,不是你们设想的郎才女貌门当户对怎么怎么般配呢?

  方总:这么说你是自己有想法了?对呀,最起码你得正确对待这事。有什么情况?跟老爸说说。

  方颖:要是这人家是农村的,当然也不是像牛郎似的需要卖身葬父,现在也找不着这样的人家了。

  方总:这不重要,当初你爸就是泥瓦匠,打工仔,要不是这些经历,也不会有今天搞建材,生意风生水起。

  方颖:老爸,说实话您挺开明,比我老妈敞亮多了。对了,他没老爸,多年了。车祸。

  方总:嗯?但不能没有教养。他用什么打动的你?你们怎么认识的?要是只会玩点新潮扮点酷,别的什么都不是,那可就两说了。

  方颖:我可是你的女儿,你对我就这么没信心?

  方总:哼,这世道,万一再鬼迷心窍呢?

  方颖:爸,他是我同学,研究生读了两年,因为老妈身体不好休学回家了。好像是在家里帮老妈种大棚,估计这会能累的又黑又瘦,跟非洲灾民有一拼。

  方总:好像?你们没有保持联系吗?

  方颖:没有。在学校我们——算不错吧。他是我的粉丝!当然了,这人特聪明,有超强的悟性。悟性懂吗,就是有条理,有想象力,创造力。

  方总:什么专业?

  方颖:和我一样播音主持。

  方总:哼,绣花枕头,我不看好男孩子学这个。

  方颖:偏见,迂腐!好几家省台想和他签约呢,学不上了真是可惜。

  方总:这么好怎么不联系呢?

  方颖:他不联系我,我当然不会联系他!

  方总:说了半天,讲故事给我听呢!高傲和虚荣是最没价值的东西,整天就这种心理,遇上好人你也会失之交臂,这辈子也成不了什么事。

  方颖:好啦好啦!爸,其实,他走了以后我才发现他真的挺优秀,这一次我想去找找他!

  方总:别勉强,没那个心那叫干啥。去显摆啊。

  方颖:谁显摆了,我就是很想很想去看看他,看看他好不好。

  方总:打算嫁给他?

  方颖:爸!怎么我就嫁给他啊,那么简单啊!

  方总:哈哈,哎呀丫头啊,说你简单吧你还挺复杂,说你复杂,其实就是点小伎俩。想去就去,去就真诚点,别花枝招展的。

  方颖:我什么时候花枝招展了。

  方总:领会意思!

  方颖:知道知道知道。爸,我的车钥匙呢?(站起身)

  方总:我哪知道。说走就走吗?你不需要想一想?

  方颖:嘻嘻,爸,我其实想了很久了。

  方总:啊?那,你还能找到他吗?

  方颖:放心,我想办的事就一定能办到!我去换衣服了。(随即上楼而去)

  方总:(苦笑)哼,哎呀,我真是服了你了。

  二   同时,内景。

  女儿离开,方总继续在茶几沙发间寻找。门铃响,起身开门。镜头跟进。

  方总:来了来了。哦,何书记啊,来来来,里面坐。

  何平:(站门口)方总,呵呵,您还是叫小何吧,何平。

  方总:好好,小何!来,进来啊。

  何平:要不我在外面等你?

  方总:那哪行,都来了,里面一坐,别客气。

  何平:那好。

  前后进客厅,镜头前后切换跟进。

  方总:坐坐,吃水果。来杯茶?

  何平:不不,您别忙,一大早不渴。

  方总:我说了自己去就行,还非要来接我。

  何平:哪能啊。您没去过,怕您路不熟。就是车差点,您别在意。

  方总:哪的话,我可没有那么些毛病。

  何平:方总,我们是这样为您安排的:到了以后先给您介绍情况,然后参观一下我们的几种大棚,再看一看我们的科技园。中午一起吃顿便饭,尝尝我们的绿色蔬菜,怎么样?

  方总:行啊行啊,越简单越好。我可不是什么领导,不习惯呼呼隆隆,咱们简单务实最好。

  何平:您放心,要我们摆什么花架子我们也不会。

  方颖自楼上换好衣服跑下。

  方颖:哟,来客人了。

  方总: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何平何书记,大学生村官,第一书记。这是我的傻丫头。

  近景,镜头分别转换。何平起身。

  方颖:我叫方颖。

  何平:你好,我叫何平。

  二人握手。方颖显得很有兴趣,示意何平坐下,自己也坐下。

  方颖:哎,你是哪的人?

  何平:青岛。

  方颖:怎么跑这来了,专业对口?

  何平:没有,就是应聘,一次偶然的机会,自己也觉着挺新鲜,打算试试。

  方颖:结果怎么样?

  何平:开始太不适应了,以为会轰轰烈烈,哪知道全是针头线脑的事,还麻烦的要命。后来融入进去了,想干点事就有意思了。

  方颖:感觉挺好?

  何平:反正挺忙,也挺充实。

  方总:颖颖,你哪怕有人家一半懂事我也就放心了。

  方颖:哎呀爸!哎,改天找你玩啊,给我讲讲你的故事!

  何平:没问题。

  方颖:你坐,我有点事先走了啊。爸,把果汁喝了它,给点面子好不好。

  方总:好好,我喝。你给我开车慢着点啊!

  方颖:知道知道。哎,这杯给你,没动过。(把另一杯推给何平,起身)好,回见,拜拜。

  何平:谢谢,再见。

  方总:(端果汁,把柠檬片和吸管扔掉,抿了一口。)味道还行,来,尝尝。(一口气喝干)

  何平:谢谢。(把柠檬片放杯里,用吸管搅了搅,慢慢喝。)

  方总:你稍等,我换换衣服。

  何平:好的。

  方总走出,何平一边喝一边环视屋里的陈设。

  三   晨,外景。

  某绿色瓜菜合作社。远景,转拍:办公楼,楼前小广场,环办公楼广场水泥硬化绿荫小道。一辆红色小轿车轻盈的从小道滑入广场在一个位置停下。窈窕美女下车向办公楼走去,在前厅台阶上向走出的某人询问,此人向一个方向指去。镜头随所指方向前推,一个农用三轮车驶过镜头,几个人在装另一个三轮车。镜头继续推近,中景。方颖走入画面。

  方颖:你们好,请问程林在这吗?

  某男:(一边堆放周转箱,一边冲大棚的小门喊)程经理,有人找!

  程林从小门端着一个周转箱探出身子。穿背心,大裤衩,脚上拖鞋套蓝色塑料隔离袋,脖子上围条毛巾,大汗淋漓,裤衩的腰际全湿。

  程林:谁找我?(见方颖,愣住。别人从手中接过周转箱这才回过神啦,赶紧走过去)不会吧,是什么木马程序把你给传这来了!

  方颖不理他,似乎对大棚更感兴趣,好奇的走到那个门口,向里探进头去。显然又被一股热浪逼了回来。

  方颖:哇塞,这么热,受得了吗你。你在干嘛?(打量程林,同时捂着嘴笑起来)

  程林:出种苗呢,习惯就行了。真是你吗?这也太意外了吧。

  方颖:(走过来拧了程林一把,疼的程林一声大叫)瞧见没有,是真的,不是在做梦。(随即咯咯的笑)

  程林:你个小巫婆,还是这么坏!

  方颖:再说!当面叫神女,背后叫人家小巫婆,什么东西!(上去又要拧)

  程林:哎哎哎,告饶告饶。你快说吧,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方颖:你管呢,现在是我来了,怎么不欢迎吗?

  程林:欢迎欢迎,简直是天地添彩日月生辉。走走,上办公室凉快,喝茶!(转对几位)我走了,同学来了,罢工了啊。

  某男:走吧,这里就干完了。

  程林:(将脚上的塑料袋脱下,团起,扔到一个小纸箱内,边擦汗,边指引方颖往前走)请请请,见到你可真高兴,快要泪崩了都。怎么了这是,路过?

  方颖:(只笑不语)

  转镜头。一辆轿车驶入广场,何平和方总先后下车。

  何平:方总,这边请,咱们先去办公室坐坐。

  方颖:(看见老爸不由放慢脚步,嘴里咕哝道。)真是无语,怎么会这么巧!

  程林:你说什么?

  此时二人也看见他俩,台阶前停下脚步。

  何平:哎,方——你也来了!

  方颖:方颖。

  何平:对对,快快,里面请!

  程林:你们认识?

  方颖:啊,认识。

  何平:哦,方总,这就是程林。程林,这是方总。

  程林:快步上前,方总好。(欲伸手又止。)

  方总:(看了一眼女儿方颖,转向程林,主动伸手,并上下打量)哦,你好你好。

  程林:(慌忙用毛巾擦了擦手,双手相握。)外面热,咱们里面坐吧。

  几位走进前门厅,镜头中景跟进。

  何平:说好了方总要来嘛,瞧你这身打扮!办公室准备一下了吗?

  程林:出苗,人少我添了把手。三爷爷和二叔早等着了。(转方总)真是不好意思,你们先去,我换下衣服。哎,方颖,你也一块去吧。(对何平,方总)我同学,刚到。

  方颖:你们有事,我就……

  方总看了一眼程林又看方颖,方颖看到爸爸眼神,扭捏着低下头。

  何平:嗨,都是自家人,一块来吧。

  此时楼上两位老者闻声下楼迎接,方总和两位寒暄而上,何平招呼方颖。

  方颖:我来玩的,我随后。(缓慢走上)

  程林:(向方颖挥手)去吧,一起坐坐,没事。我马上来。

  方颖挥手回应,转过楼梯拐角。此时门厅传来脚步声,画外音:程哥,化验结果出来了,还有肥料配方,你看看。

  四   日,内景。

  镜头接上。方颖在二楼楼梯口停下来,静听。镜头转回门厅,近景,二人谈话。

  安宁:没有疑问的话签上字我给人家传回去,好让人家安排生产。

  程林:你签吧。

  安宁:你干嘛,定好的规矩才几天就想变。好好看看,看好了再签。

  程林:取样标准吗?这两块地就隔着一道沟,差别这么大?

  安宁:很标准,我全程跟踪的,还复核了一下。他们说是地质原因,很正常,还打了保票的。

  程林:那就好。(签字)

  安宁:你桌上有一大碗绿豆汤,一会喝了它。

  程林:说实话,真渴了。

  安宁:加了蜂蜜呢,清热解毒补充能量。

  程林:谢谢,哪来的?

  安宁:你甭管。

  程林:有个媳妇真不错。

  安宁:想什么呢,谁的媳妇啊。哼,你是说有个丫鬟真不错吧?

  程林:说什么呢。

  安宁:对了,舅舅来了,能过去吃饭吗?你妈也过去。

  程林:怕不行,你知道的,有客人。来有事啊?

  安宁:说是没事,少不了还是为入社的事。

  程林:咱现在不敢盲目扩张。

  安宁:我知道。

  程林:舅舅那块地正好在沙河边,依山傍水,最适合做观光农业。要是这位财神爷肯合作,那倒是咱们的首选。

  安宁:是啊,那你就赶紧搞定他。舅舅年纪大了,真是干不了了。

  程林:合作要看缘分,看能在多大程度上相互认知,达成共识。这一代土豪精明有余智慧不足,谁知道还能不能接收点新思维。

  安宁:信心不足吗?

  程林:有点,呃——需要点激励,嗯?

  安宁:干嘛,又打什么鬼主意?

  程林:这事谈成了,给我当丫鬟!

  安宁:嘿,打劫,敲诈?

  程林:迟早的事嘛。父辈的智慧要信,真要是老娘走不动了,咱弄个孩子多牵扯精力啊。

  安宁:想得可真周到,连你妈都圈进来了。

  程林:老太太是真急了,你就别再左顾右盼了,合适的就是最好的。

  安宁:去你的,谁左顾右盼了!好吧,本小姐打打折,这事搞定了就成交。

  程林:请好吧,来,走一个!(呶着嘴往前凑)

  安宁:哈哈,去你的!(将文件夹堵上去)流氓!(撒腿跑走)

  镜头转楼上方颖,特写转中景。方颖一改先前神情,变得怏怏不乐,神色黯然,向办公室走去。

  五  日,内景。

  接上,镜头跟进。办公室兼接待室,除办公桌文件柜等用具,另一头有沙发茶几、饮茶的茶船茶海等等器具。各位已然围坐在方总左右,攀谈有时。

  何平:来来,这边坐。

  方颖对大家笑了笑,找了个偏僻地方坐下,何平送来茶水和水果,二人略作谦让。

  方总:我闺女,别管她咱说咱的。

  三爷爷:最早推广大棚技术的时候,政府协调贷款,请技术员,那也没人敢搞,只好支部开会,党员干部带头。后来中了,基本上家家户户都上了大棚。

  方总:是啊,尝到甜头了就好办了。那这个合作社办的时候应该没有阻力了吧?

  二叔:不行啊,这才更不好办了呢。自己干投入多少,挣多少,亏多少自己有数,现在统一管理,谁知道这个钱怎么花,怎么挣,怕吃亏上当。还得是党员干部和几个头脑比较超前的噶伙先干。

  方总:呵呵,这又出现个信任问题。这个问题可以靠管理来解决。

  三爷爷:老百姓哪知道什么管理,还是看着好了才争着加入。现在不用动员了,是不敢放开了。

  方总:为什么?

  三爷爷:没那么大市场。一入社土地租金就是固定的,上班还有工资,产品销不出去,把老户就拖垮了。咱这个东西保鲜也是个问题,存不住,一不新鲜就完,这事对市场开发影响很大。

  方总:那,现在是什么情况,能运转吗?

  二叔:现在情况很好。我们现在全部搞绿色种植,还创建了自己的品牌,反季节蔬菜有时候价格能高出市场五到十倍。你像我,土地有租金,盈利有分红,我在社里参加劳动,每月还能有三千块左右工资,当农民,这就相当不错了。

  三爷爷:说实话,合作社有今天多亏了那俩孩子,还有我们这个小书记。要搞新农业,不相信科学不行,我们这些人能学会就不错了。出门跑市场也不行,说话人家听不懂,能把人愁死。眼看往后就光等着沾年小的光了。

  方总:呵呵,是啊,未来是年轻人的天下。哎,你说的俩孩子是程经理?还有谁?

  何平:还有一个姑娘,叫安宁。她哥哥是研究生,她是本科,母亲常年有病,父亲年纪大了,她放弃考研回来种地。合作社其实早就不是新鲜事了,咱这个算晚的。当初她是积极的参与者和组织者,跑了很多腿,磨了很多牙。她先在合作社推广测土配方施肥,后来程经理来了,俩人又带着大伙全力搞绿色蔬菜,打造品牌,搞市场开发。程林是大伙公推的经理,来得晚,夺权早。

  方总:哦?呵呵是啊。(看一眼方颖,方颖没有表情,只是怔怔的望着某处)

  二叔:他办事我放心,公道,周到,明明白白。那是做大事的人,不会耍什么歪心眼子。

  六   日。内景。

  镜头转换。程林穿了一身整洁得体的衣服英姿飒爽走进门来。

  程林:对不起方总。让您久等了。

  方总:没有没有,来来来,先喝口水吧。(亲自倒水)

  程林:您别客气,我自己来。对了,这个来不及,我这有大的。(到办公桌上端起一个大海碗,一气喝完,然后回来给方总等人添水。

  方总:刚才我们一起闲扯了些问题。现在我想知道,既然效益不错,你们为什么还要寻求资金支持或者说合作呢?

  程林:我们想添置点保鲜储运设备,为市场开发提供硬件保障,在多渠道多方式进入市场的同时,还要对现在的大棚进行转型升级,实现田间管理自动化,机械化。其实这只是一个方面,这方面的缺口如果没有外援,我们可以自己想办法逐步解决,问题就是比较耗时。现在我们想的是迅速扩张,有一个大的设想,就是依托自然优势,搞生态观光农业,所以急于寻找合作者。

  方总:哦?为什么急于扩张?有一个可行的规划吗?

  程林:方总,现在有很多农户希望加入合作社,利好是一个原因,里面还有一个潜在的原因是劳动力老龄化。

  方总:哦?

  程林:现在咱们这儿农村劳力二十来岁到三十岁的,基本没有,相当一部分甚至在五十岁以上,这将在今后五到十年里成为一个突出问题。如果土地不能有效流转,他们今后的生活仅仅依靠国家社保,国情所限,只能维持一种低水平。这些父老乡亲我们不想扔下他们,我们想肩负起一份责任,让他们过上相对安逸的生活,所以我们感到很紧迫。这算是一个原因吧。

  方总:哦,你继续。

  程林:现在我们认为,最快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开发生态观光农业。这在技术上是没问题的,一会我会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各种大棚和科技示范园。人才也没问题,十几年大棚种下来,乡亲们差不多人人都是技术员,咱们又不搞研发,我想这就足够了。土地更不是问题。至于市场,这其实是一个人人都要面对的问题,我们可以成立一个专门的市场部,可以搞产品深加工,可以采取种种办法吸引游客来应对它。虽然说它不一定就那么听咱摆布,但要说我们掌握着种种优势还驾驭不了它,不能盈利挣不到钱,那也是不可能的。

  方总:嗯,说说你的规划。

  程林:怎么说呢——这是一个系统工程。首先要对现在的环境和土地做一些美化和多品种规划种植,实现春夏秋瓜果满山花满园,然后依托我们的保温棚技术,在冬季,让它外面冰天雪地,园内生机勃勃,人们既可以欣赏到农业科技带来的新奇和趣味,还可以品尝到最新鲜的瓜果蔬菜。这样相应的餐饮住宿和娱乐设施当然不能少。我想我们的蔬菜也应该有成品和半成品,通过专柜,批发,配送,直销甚至快递,销往超市,社区,酒店甚至直接到消费者家里。蔬菜加工厂可以实现这个目标,另外还要生产用瓜菜制作的美味副食品和饮料。部分瓜秧秸秆这些废弃物可以投放进沼气池,废渣又是很好的有机肥料,部分秸秆可以烘干粉碎用作饲料或用来改良土壤,还要有相应的畜禽养殖厂。总之最终我们要搞一个全新的,高效、节能、环保的现代化农业生产合作社。

  方总:哈哈,好啊。这个计划有理想也有一部分现实,有长远目标也有眼前目标,同时也是个既有技术层面也有管理层面,操作起来很复杂的系统。我觉着蛮不错,但是要一步步来。这样,先从哪里入手,需要多少投入,你拿一个具体的方案出来好吧。

  程林:好的。

  方总:那,咱们别光坐着了,到处走走看一看?

  何平等众位称好,各自起身向外走。

  七  日  接上,内景。

  方颖:(起身)爸,我找程林有点事,你让他们陪你去好吗?

  方总:(看着方颖,略显不悦)

  方颖:就是参观一下嘛,别人有事可以先去忙,我看有何平哥陪你就行。

  大家目光转向方总,方总哂然一笑。

  方总:也是,你们有事就去忙吧,让何平陪我看看。

  各位相继走出,镜头转内。

  程林:(示意方颖到茶几前坐,并帮方颖把茶碗端过来,重新斟水。)来,坐这。有什么事尽管说,凡是我能办到的,哥哥我绝对不遗余力!

  方颖:(审视着程林,只管想自己的事情,没有说话)

  程林:哎,这位方总是你爸呀,那你们怎么没一起来?

  方颖:(答非所问,只管打量着程林,说自己的。)程子,你个酸橙子,这么会儿没见,你真是又长能耐了。瞧你多有派啊,一套一套的,还总经理哪,适应的够快的!

  程林:怎么了方颖。

  方颖:你想和我爸合作?

  程林:行吗?

  方颖:人找的挺对,这老头不错,我支持你。

  程林:谢谢。

  方颖:不客气。程子,我是专门来看你的,跟我爸那是碰巧了。

  程林:是吗,谢谢啊,够意思。

  方颖:你可真客气。够什么意思啊?

  程林:(只是笑,不知如何回答。)

  方颖:把我们都忘了吧?连个信都没有。

  程林:哪有,经常和二乔丹,二丫蛋,淡定男,杏元饼干他们有通话。

  方颖:是吗?程林,我真是……没自尊了,无语了。哎我是女神啊,你要死要活追捧的人,原来在你心里连个马扎都没有?

  程林:(窘迫的)不是,哪有,你还是女神,永远都是。

  方颖:(爆发)骗人,撒谎!你怎么会这么没心没肺,整个跟没事似的。不带这么玩的,你忘了,可我没忘,这不公平!

  程林:不是,方颖,你听我说。

  方颖:好,你说!我问你,你那是在干什么,都是假的?你在演戏?你这人真可怕!(流泪)

  程林:不不,方颖你别这样,我没有骗你,那时候假如你愿意,我会为你做任何事情。(坐过去,找纸巾,不知道该递给她还是帮她擦)

  方颖:(自己拿过纸巾)没有吗?那,我问你,假如现在你手里有一支玫瑰,你还会送我吗?

  程林:不,方颖,那些事现在想想真是有点荒唐。都过去了。再说,我没料到你会用心。

  方颖:好,我明白你需要自尊,现在我来找你了,我欠你的我还你。不,现在我送给你好吗?送你九百九十九朵,不,九千九好吗?

  程林:方颖……

  (穿插,大棚内景。茂盛的瓜菜丛中方总在几位陪同下参观,对话,谈笑)(镜头转回办公室)

  方颖:(深深地叹了口气)程林,现在我投降了,没有你我觉着生活真是很没意思,心里全是空的,很无聊。其实所有那些人都没有你聪明、没有你懂事,真的。(坐近拉住程林的手)你别不理我好吗?

  程林:(望着方颖,无言以对。)

  方颖:其实,我也会做绿豆汤……程子,我是真心的,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吻你,要,要是你以后不变坏,我也许……也会给你当丫鬟。

  程林:方颖!(望着方颖,不知如何是好。)

  方颖:(吻程林的脸颊,又去吻程林的嘴。)

  (穿插,科技园内景。几位陪方总参观科技示范园。园内瓜果形态各异形状新奇。方总:好好,真不错,你们把蔬菜当花种了。这是无土栽培技术了?何平:是的,这个园子是三爷爷的领地,平常都是他来管理。方总:是嘛,好好。看来技术上确实是很成熟了。)

  八   日  办公室内景。

  镜头转回,安宁走进门来恰巧遇见,惊讶,愤怒。

  安宁:麻烦你们关一下门好吧!(愤而退出关门,又推门走进)程林,程经理,你怎么没去陪方总,你知道自己今天该干什么吗?

  方颖:(坐开点,若无其事的微笑道)陪我也很重要,那个老头是我爸。

  安宁:(怔了一下,摔门而去)

  程林:(起身追出,镜头跟出)安宁!

  安宁:(不理,继续走,将近楼梯口)

  程林:(追去)安宁,你回来!

  安宁:(立下,回首相望,眼中潮湿)

  程林:(坚定坦然地)你过来。(拉安宁回到办公室。镜头跟随)

  程林: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方颖,我同学,看到没有,才貌双全,绝对的校花,没有之一,就是唯一。她是安宁,大美女,我们一个村的,发小也是同学,从小学到高中的。

  镜头特写切换。安宁方颖互相审视,方颖的目光稍带挑衅,安宁稍带轻蔑,二人并未打招呼。

  程林:来,咱们都坐吧。(顺手拉安宁在身边坐下,方颖见状,面色冷峻,直视程林,拉开距离坐下)

  程林:方颖,你知道,我回来是因为我妈,她病了,病的很厉害。幸亏安宁在大棚里找到她,发现及时,要不然她就没了。

  方颖:(依旧直视不语。)

  程林:(垂下眼睛)实话说,那一天我赶回来,坐在***床边,看着昏迷中的妈妈,从小到大***影子一直就在我眼前恍。我突然特别恐惧,真是怕了,我怕妈妈离开我。要是真那样,我的什么理想追求还有吗?即使我会成功,可又有什么意义呢?我给谁看,和谁分享?我爸活着的时候好喝酒,不愿意在地里干活,光想吃巧食却外面没几个正经朋友,家里一直就全靠我妈一个人撑着。她一直就那样无怨无悔的劳作,盼着我有出息,盼着我长大,可我居然会眼皮都不眨花掉她两万多块钱去买那些没有生命的花!我在追求什么?那是我需要的吗?我其实连自己需要什么都不知道就只管去做……

  方颖:(泪眼模糊)你后悔了?后悔你摆满鲜花在我楼下大喊你爱我?后悔给我写情书,是吗?

  程林: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幸亏我妈没死,她给我留下了机会,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以后拿什么作勇气活着……

  方颖:(泪眼。镜头转换,安宁此时也有泪水流出)程林,我能理解你。其实,你知道吗,那些情书我都留着,放在一个小盒子里,还经常会看一看。你的文笔真好,还是幽默版的,我相信你没有抄袭,是你自己写的,是唯一的。

  程林:你可能没发现,其实我们的生活有很多不相同,你该拥有的是男神,是真正的白马王子。

  方颖:(激动)程林!那是你自己想的,不要加在我头上!谁要什么白马王子啦,难道你会比我对自己了解的还要多吗!

  程林:方颖,其实你的生活环境,你吃的穿的用的玩的,你想的,喜欢的都和我有很多不同,不是吗?这是现实。

  方颖:(仔细审视程林)你真是变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世俗了,你的勇气呢,激情呢?你是在骂我是土豪的女儿,是土豪小姐,是吗?

  程林:(特写。沉默而后真诚的直视方颖)方颖,听我说,我决定回来多半也是为了她。她家的地多,以前也是只靠她爸一个人。那些年她一直都在帮我妈干这干那,我妈病了把她吓得要死。你说这凭什么呀?就是因为我们是同学?因为小的时候她妈身体弱,吃过我妈的奶?现在我妈也病了,我不能把她累死。我一个大男人就那么心安理得的只顾自己追求什么梦想,我还是人吗?

  安宁:(止不住泪如泉涌,慌忙站起身。)我还有事,你们聊。(跑出门外。镜头跟随,在楼梯口处泪水未干又笑靥如花)

  镜头转回,二人沉默。

  方颖:程林,也许那不是爱情,只是恩情。你觉着你们有了解吗有共同语言吗?

  程林:好歹也是一份情吧。爱情是什么我真搞不懂,但是我想过了,假如哪一天我失去了她,让别人抢走了,那我可就太失败了,一辈子都不会有好心情。

  方颖:(泪水夺眶而出。良久)程林,我好伤心,好惨……我很难受,抱抱我好吗!(特写,二人相拥。程林的眼中也闪烁有泪花。这里该有一首歌,希望朋友们能为它写出歌词)

  程林:谢谢你来看我。

  方颖:你不道个歉吗?

  程林:我道歉,对不起小巫婆,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女神。(与方颖分开)好了,去看看我们的科技园吧,挺有意思的。

  方颖:嗯。(擦干眼泪,与程林一起走出。)

  九  日   内传外。

  程林方颖走出前门厅,遇到方总几位回来。

  何平:你们去哪?

  程林:正要去找你们。

  方总:(对方颖)你应该去看看,开开眼界。

  何平:方总,咱们进去休息吧,中午一起吃顿便饭,尝尝我们的绿色蔬菜。

  方颖:爸,您参观完了?

  方总:嗯,确实不错,有前途。

  方颖:那咱们早回吧。您中午还有个应酬,忘了?

  方总:嗯?(有点突然,看着方颖。大家也感意外,互相对视又看方总)

  方颖:(近前对爸耳语)客不走主不安,今天又不签合同,咱别给人家添麻烦。

  方总:嗯,嗯。是啊,是有个应酬我忘了。那今天咱就聊到这,我们先回吧。

  何平:不要紧,就是吃顿便饭,和我们平常吃的一样。

  方颖:不啦,以后有的是机会。我还要来找你玩呢。

  方总:(对程林,何平)我对你们很欣赏,对项目也很感兴趣,尤其对你们充满信心,这是合作的重要基础。拿个具体的方案给我,先搞什么,怎么搞,需要多少资金,以什么方式合作,搞个书面的东西好吗?

  程林:好的,我们将在两天之内做出来。

  方总:好,我也会尽快给你明确答复。

  何平:快到中午了,还是吃过饭再走吧。

  程林:方总是实在人,既然有事咱就不勉强了。

  何平:那我去送你。

  方颖:不用(晃了晃钥匙)我们自己回。

  方总:那就这样,我们回去了。

  几位送到车前。方颖把车钥匙塞给老爸,自己奔副驾驶坐下,大家互道再见,车子缓缓驶出画面。镜头转回。

  何平:有点不对啊,怎么你得罪人家大小姐了?

  程林:(沉思不语。此时安宁不知何时已经走来,挽住程林胳膊。)

  安宁:别怕,我再打打折,谈不成也给你当丫鬟。

  程林:(抚弄了下安宁的脑袋)呵呵,没怕,机会有的是。

  十   日车内,近景,特写。

  方总:我说到底我是老总还你是老总?

  方颖:(不语,沉思)

  方总:丫头,怎么,遭遇挫折啦?

  方颖:(不语,将头靠到爸爸肩膀上,眼睛湿润)

  方总:哟,真受委屈了?受点委屈不错,要不然长不大。你要老这么长不大,还不把我愁死啊。

  转远景,车子驶离大道,沿小道驶入火山口。

  画外音:

  方颖:来过多少次了,有什么好玩的。

  车子停下。方总下车,冲车内。

  方总:来,下来走走。

  方颖下,二人走到岩壁下,方总向上仰视,镜头随即由下方缓慢仰拍到顶。画面内岩层呈规律的弧形直冲云天。后拉,将二人含入其中。

  方总:我每次经过这里都要来看看,感受一下这种大气磅礴势不可挡的气势。你看看,多壮观,是不是很受鼓舞?国家要有这种精神,人也要有这种精神。(走到一块大石上坐下,方颖依偎到爸爸身边)看看你的同学,你那几个同龄人,有没有总结一下,人一旦有了理想有了追求就会很精神,生活就会充满乐趣。

  方颖:爸,你打算和他们合作吗?

  方总:你说呢?

  方颖:你不是说以后要为自己好好活几年吗?

  方总:是啊,可是能停下了吗?你从来也不关心爸爸的事业,建筑行业停滞了,建材现在很不好做。当然了,吃的话几辈子都够了,可人要对自己有要求。你同学还惦记家乡父老呢,我看看自己都有点惭愧。我们是男人,你不懂的。

  方颖:我妈懂你吗?

  方总:能懂一大半。

  方颖:还有自己的内心小世界?

  方总:当然,都有吧。你不是也不告诉我为什么哭鼻子吗?

  方颖:没法说,反正是一种滋味,说不清的滋味。

  方总:得了吧,没多少内容,不过就是点小孩子的小伤感,打起精神来。哎,对了这里还会有宝石呢,来,咱们来找一找。

  方颖:那么容易找吗?你找吧,我才不上当呢。

  方总:人有时候不能太计较,太计较了,不成大器。来,动一动。(自己东一块西一块胡乱找,突然停下来,在一块石头上仔细打量,石头上真的附着一个晶体)哎,颖颖,还真找到一块哎,你快看!

  方颖:骗谁呢。(将信将疑走过来)哎,真的吗?这是宝石吗?

  方总:(举过头顶,冲阳光看)当然,品相还不错呢!大自然的杰作,石头的精灵,那是在高温高压极端条件下,经过几千万年才凝练而成的。

  方颖:我看看。(反复看着,突然挥手扔出老远落到荒地里)什么破宝石,我不稀罕。

  方总:嗨,你个死丫头,那是真的,真不是随便能捡到的,你怎么给扔了!

  方颖:扔了就扔了呗。

  方总:留个纪念也好啊,你这丫头怎么这样!

  方颖:(伸出手,石头还在)

  方总:好你个死丫头,敢耍你老爸,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做追打状)

  远景,音乐起。方颖欢笑着跑开。方总追了几步,然后惬意的伸展肢体,做深呼吸,方颖跑回来,挽着爸爸的胳膊,二人向车子走去。远方湛蓝的天空,辽阔的大地。

  剧终。

  2014.8.21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作者:佚名 编辑:刘文安)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