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小品:争女婿

时间:2017年03月27日 信息来源:昌乐文艺网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争女婿

  场景:某村村委

  人物:三大娘,女,五十余岁,简称娘

  四大爷,男,五十余岁,简称爷

  支 书,男,四十余岁,简称书

  娘:心里有事睡不着觉,今天起了个一大早,起来我就往外窜,为的是,给俺那闺女把女婿找。你别笑话俺不害羞,我说的这个年小的,那可是远近闻名的一块宝!(转场)说着说着到了。呵呵,要说这事还得先把支书找。为啥找支书?这孩子,从小没爹没妈,多亏俺支书把他拉扯成人,上了大学。俺支书待他比自己那亲儿都亲,甭拉,这事要是把支书说通了,那就是请了圣旨,他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吆,这还来早了,村委里还锁着门来,这也快到点了,我就在门口里坐坐等等吧。

  爷:老汉我今天起的早,撂下饭碗就往外跑,说出来不怕大家笑,我待要给我那闺女把女婿找,这个孩子叫李大宝,科学知识学的好,庄户人家要致富,这样的人离不了。要让他给俺当女婿,先找支书为最好,说着说着到了。吆,这不是他三婶子吗。

  娘:啊,是他四大爷啊。

  爷:我说他三婶子,你不在家里一早一晚守着你那塑料大棚,没事你四下里你胡窜窜什么?

  娘:我待找支书办点事呢。

  爷:吆伙计,还待办点事?哈,你说你个老婆子家能办点什么事啊?

  娘:老婆子怎么拉?地球人都知道,姜还是老的辣。哎?我说你个老光棍子不在家里伺候着你那俩肉食鸡,大清起来满庄里转悠什么?

  爷:啊……噢,我听说有个寡妇老婆上了大队部,我来看看。

  娘:滚你个老死尸!看你那个熊样吧,咧着个蛤蟆嘴,弓着个虾米腰,你看什么看,和你说了吧,就是天底下的那老汉子都牺牲了,也挨不着你的号啊。

  爷:哎,他婶子啊,别看样不济,咱心眼好啊。(做媚眼状)

  娘:了不得你个老死尸,这要让人偷拍上网,活生生的又是个艳照门。爽给我滚了来--你说也不来个人,俺待走嗹。

  书:(支书上)哎,别走别走,拉的正热乎呢上哪走,全国都解放了?来来来,里边说话。(打量二位)呵呵,一个光棍老头,一个寡妇老婆,大清起来,嘎伙着来找我,这里边啊,有戏儿。

  娘:大小是党的干部,你注意点形象喊!谁和他嘎伙着来,俺是自己              来的。

  书:对了,这两天,我正好想找找你俩,这回你俩算来着了。

  爷:你找俺咋,电费我都交上了。

  娘:水费我也拿上了。

  书:咋,你当我光管着那水费电费啊?这回,我还待管管那牛郎织女天河配连。

  爷:什么?天河配?

  娘:(恍然大悟状)哎呀他二叔啊,我就是为这个事来的啊。

  书:啊?哈,我说你个死老婆子,思想很开通嘛。

  娘:咋,老婆子就得是老脑筋?告诉你,这几年我老婆子潮流一直跟的很紧!(转)哎,我说他四大爷,我有事和咱二兄弟谈谈,你是不是先回避回避。

  爷:咋?还得回避回避?哈,这老婆子还越弄越花哨了。

  书:谁说不是来,俺四哥又不是外人,再说连,这个事你早晚还不得叫他知道,你就痛痛快快快说吧。

  娘:一点也不差,他要是不知道啊,他也不死心,那我就说说!从哪里开头呢?他二叔啊,俺孩子他爹死的早,撇下俺孤儿寡母受煎熬。这些年,我守着一个独闺女,是大事俺都上不去凑,人脸前里到不了,有事求人帮点忙,流言蜚语就不少。说起那日子,俺是净烦恼,背地里,泪珠子常把那地来浇……(抹泪)

  书:是啊三嫂,你的情况我都知道,这辈子苦受了不少,虽然说现在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可到老来怎么也得有个依靠。

  娘:谁说不是来,如今日子见了好,多亏了孩子李大宝。他帮俺上了塑料棚,收摘栽种他全包,俺娘俩什么技术也不会,也是他手把手的把俺教,这一来二去有了苗头,我看他和俺那闺女很要好,俩孩子出双入对的怪喜人,唧唧喳喳的很热闹,如果他俩能配了对,我老婆子今后也就有了依靠,他二叔,你拉扯这孩子不容易,这个大伙都知道,你要能给他俩撮合成,俺娘俩是十辈子八辈子忘不了!

  书:行了,下辈子还不知道上哪找你,甭许那么长的愿!哎我说,你就是为这个事来的?

  娘:啊。

  书:哎你先等等,这个情况我还真不摸,你先别忙着高兴,这婚姻大事,人家有人家的自由,咱可不能在里面瞎捣鼓。就是有点建议,那也是仅供参考。

  爷:就是啊,我说他三婶子,你上了岁数,如今的事知道的少,现在的年轻人在一起说说笑笑那都是很平常的事,谈不上什么要好不要好。我看你是自作多情,鬼迷心窍啊。

  娘:啊呸!我在这里说话,还用着你胡吵吵!你当我不知道你那些鬼道道?这二日,弄着个孩子李大宝,三日两头往你那里跑,明里说是学养鸡,背地后里有蹊跷。你不就是也想把那女婿找?也不撒泡尿自个照照,闺女长的像墩炮,还癞蛤蟆想吃天鹅屁,你老来老去的不害羞。

  爷:我把你个死老婆子,俺那闺女像墩炮,你那闺女像什么?

  娘:像什么?

  爷:像铁梢!(方言,水桶之意)

  娘:你那闺女想墩炮。

  爷:你那闺女像铁梢!

  娘:墩炮!

  爷:铁梢!

  书:别吵了!你看看你们那个样,和那马虎(方言,狼)似的,还想找女婿?什么人叫你们吓不朝(方言,傻的意思)?(转)我说四哥,人家待找女婿,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爷:咋,李大宝卖给她了?她能找我不能找?

  书:哎你先打住,你这又是唱的哪出戏啊?

  爷:唉,我说兄弟啊,你四哥我命不好,老婆子死的早,给我撇下仨闺女,弄的我老来老去很苦恼,两个大的出了嫁,不能再让小的跑,再要把她嫁出去,往后的日子,叫我孤老头子白天黑夜的怎么熬啊……

  书:哎?我听说那个小的不是有主了?她自己看中了个小木匠,小伙子人品营生都不错,你还待给她找多少?你当这是你养的那肉食鸡?越多越好?婚姻自主恋爱自由,你知道不知道?你光想着你自己有个依靠,那孩子的幸福咱还要不要啊?

  娘:就是,我看你是越老越不学好,越老越次毛。(方言,大意差劲的意思)

  书:嗨嗨嗨,你远着点,有你什么事啊!

  爷:哼,兄弟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事没轮到你头上,你当然体会不到。行了,废话少说,我那孩子和大宝,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俺那闺女不敢说有多么好,庄户地里也算是挺出条,这几天跟着大宝学养鸡,进来出去的我也看的不少,要是捋不着点引子,俺也不会抢天忙活把你找。

  娘:咦,一样大的孩子,有几个不和他同学啊?俺那孩子也和他同学来,我看你是老不出色瞎琢磨,火柱(方言,捅炉子的通条)捅炉子一头热。

  爷:咳,你再满嘴里胡咧咧,我一脚踹你个仰八叉。

  娘:哈,能的你!你过来试试,我一耳子(巴掌)扇不死你算你走了狗屎运!哈哈,老死尸,实话和你说了吧,那给俺女婿做的荷包蛋,大宝都吃了俺多少回嗹。

  爷:你看这个死老婆子他出色(此处念shei,出息的意思)不,这点屁事也好意思说。

  娘:你出色,你好!你寻思自个是什么好东西?年轻时候,你没白没黑的盯俺那梢,盯的俺都没有工夫去尿泡尿。你张(方言,这样的意思)给俺把瓜子,囔(方言,那样)给俺把枣,为给我上树偷柿子,你差一点跌断腰。你有出色,你好,不给你抖搂抖搂我看你难受。

  爷:俺爷连!你说这个死老婆子她有点人样没有……(气急败坏)你,你不用在那里穷罗嗦,告诉你,李大宝脱不了归我!

  娘:你想的怪好,他归我!

  爷:归我!

  娘:归我!

  书:别吆喝了!(对三大娘)就你知道这孩子中用?(对四大爷)就你知道这孩子是块宝贝疙瘩?我就不知道他能给我生财,我就不知道他能帮我发家?我和你们说开,这孩子谁也争不了去,归我!

  爷:啊?咋,你也打算让他给你当女婿?

  娘:你可不能那样,你这是以权谋私,破坏婚姻。

  书:我哪里有个闺女,我破坏谁的婚姻?

  爷娘:那你待咋?

  书:咋,队里的果园需要承包,东边的大湾需要开发,池塘养鱼,大棚种瓜,家家户户都要致富,老少爷们都要发家。这孩子从小没爹没妈,他没忘了是咱老少爷们东家一碗西家一口把他拉扯大,人家博士不念了,一根筋非要回老家,为什么?就为报答老少爷们的养育之恩,用学到的科学知识来帮助大伙发家。你光想着把他弄你家里去给你养老,啊,你光想着把他弄了家里去给你发家?光你两家子富就算富拉?光你两家子发就算发拉?

  娘:是啊,是啊,你说的对啊,不过这事是一码归一码啊。

  书:什么一码归一码,俺爷俩这两天忙着办夜校,没工夫听你们胡吵吵。

  爷:嘿嘿,二兄弟,这孩子要是给我当了女婿,照样是咱大伙的技术员,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保险不拖后腿。

  书:哎呀,行了行了!哎,我说你俩人打小就不错,当年也是眉来眼去的净道道。我说三嫂,当年要不是你爹为那一担豆子硬把你嫁出去,俺四哥和你,那还是有点感情基础嘛!

  娘:你净在那里胡扯扯,看他那个样吧,俺和他没感情。

  书:我看把你们俩人捏把成堆,将来不就都有了依靠?

  娘:了不得你个死东西,你这是说了些啥,可待把俺羞死了。

  爷:你这是弄着俺俩开玩笑。

  娘:就是,你这不是糟蹋俺吗。

  书:谁和你开玩笑!你们别不知道孬好,老脑筋要开开窍。这是什么年头知道吧?老同志的合法权益那是受到保护的。行了,我待和大宝到县里去拿资料,你们先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回来我还要找你!(看看二人,转身欲走)

  娘:哎,你先等等,我说他二叔,外面的世界乱七八糟,小青年肚子里净道道,这一来二去这么长时间,人脸前里咱得有个说道,今天你给我说实话,大宝和俺那孩子相好没相好?

  书:哎呀我说三嫂啊,你这人真麻烦!这孩子的事我也不是不操心,今天我就给你透个底,据我观察,这俩孩子还真有点扯扯拉拉,不过到底成不成,那还得看他俩人缘分到不到家。

  娘:啊?!噢,好,好,有你这句话就好办,这回我要是不把大宝弄到家,算我瞎活这年纪一大把。

  书:这回行了,满意啦?我说你还是歇歇吧,就怕你个死老婆子搀和不出好搀和来!

  娘:哎呀行啦行啦你快滚罢,别耽误你那正是!

  书:哈,这个死老婆子!(下)

  娘:(得意)俺也待走了,去瞅瞅俺那大棚去。

  爷:(沮丧,蹲下,抹泪)唉……

  娘:哎,你还在那里咋?

  爷:咋,歇歇……歇歇我那身子,歇歇我那心。

  娘:你这是咋!(递手绢)行啦行啦,白那个死样,打起精神来中啊不,走,上我那里喝水去。

  爷:啊?!

  娘:上我那里喝水去,我有好茶!

  爷:啊?噢--去啊,去啊。(大喜过望,不由拽着三大娘袖子)

  娘:哎呀--你还当咱是小青年,黏黏糊糊的!

  爷:是啊,是啊,呵呵呵呵。(放手,又紧随其后)

  娘:哎呀,你(看看左右)能不能先等等,估摸着我到了家你再去。

  爷:啊?哦--呵呵,你先走你先走。(望三大娘下,闻手绢)哈,个死老婆子,还是那个味道!(哼小曲下)

  剧终

  本剧获九七年“雕牌杯”全国电视小品大奖赛三等奖。整理略有改动。


上一篇:县曲协快板表演----谁不说俺朱刘好
下一篇:相声:我要结婚
(作者:佚名 编辑:刘文安)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