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鹿萍 丨 南乡北乡

时间:2019年06月29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鹿   萍 丨 南乡北乡
  

  在我国,南方北方区别很大。

  所谓南北的区别,细细分来,还是很有意思的。

  在南方市场买菜,胡萝卜可以买一根,番茄可以买一个,豆芽可以买一把。

  在北方市场买菜是论斤的,要是还一根一根的买,这要是在北方就是来砸场子的啊!

  南方市场买二两猪肉还可以让老板切成丝,北方市场买一个鸡蛋,老板随手拿一颗说送你了不要钱,去去去,别在这耽误我做事!~~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像个要饭的。北方人个个长的魁梧雄壮,人人都很生猛。南方人轻声细语,骂起人来跟发嗲似的,一点气势都没有,感觉骂着骂着就要笑起来。

  北方的男人爱面子,出去谈生意,非得配好车,把全部身家押在一个车上,可能里面的裤衩子都是破洞,北方男人一起喝酒吹牛逼,必定先从政治开启,最后以女人结束,真的是有影子没影子的都要吃喝,兄弟好,感情深,就不谈钱,当着跷脚老板,常年累月和大人物谈投资,谈到负债越来越多。

  南方男人务实,一起喝茶谈生意,上亿身家,脚上一双拖鞋去吃路边摊。

  大国地域辽阔有区别,小县城小门小户细分差异也是不小。

  在昌乐,南乡北乡区别也很大。

  昌乐县,我们通常以乔官镇为分界线,分为南、北两乡。饮食、风俗泾渭分明。

  清明节,南乡是儿子去上坟,在坟头上多压几张坟头纸,告诉别人这家人丁兴旺,女儿和儿媳是不能去的,去了就是坏了兄弟家的风水;北乡,是女儿和儿媳去,儿子不能去。

  待客之道:南乡人热情、讲究,用现在的话来说,是凡事都要有“仪式感”。过年走亲戚,一家人老老少少倾巢出动,主人一方,冷菜热菜十几个盘子两三个汤盆,不管客人是8位还是2位,过年期间,酒不能少一种,菜不能少一盘,面子工程足足的。

  八十年代,村里的一个姑娘远嫁到了北乡,娘家人去走亲戚,“白水煮面条待客”,传了两代人,外加翻了几十年的白眼,毕竟在物质匮乏时期,南乡人依旧是:小葱爆锅,加滴猪油,满锅的油花花打着旋……面条有几根不说,单就这仪式感早已炸爆棚。

  多年之前,我的表姐嫁到了“北乡”。婚后的第一个春节,就感受到了“人在异乡”的凄苦。除夕,帖了对联,全家人与往日一样,该干啥就干啥,到了傍晚,表姐忍不住问:今天过年,怎么不炒菜喝酒?婆婆一家很惊奇,炒啥菜?喝啥酒?明天早上吃水饺就算过年了……

  表姐万般无奈入乡随俗的时候,表姐的娘家“南乡”,正一派喜气洋洋,炸炸货,包水饺,贴春联,放鞭炮,炒菜喝酒吃团圆饭。

  端午节、中秋节的前几天是南乡父母去看出嫁的姑娘的日子,父母会早早的收拾好女儿喜欢吃的,再给女儿的公婆备份厚礼,早上一早就去,一直和闺女亲热到傍晚,才恋恋不舍的分手,如果父母年纪大了,娘家兄弟会接过重任,遇到叔辈兄弟会办事的,他们也会备一份礼,去看望叔辈姐妹,闺女从出嫁到白发苍苍,一直是娘家兄弟的牵挂。而北乡人,则是闺女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背上再背个小娃娃去看望翘首以盼的双亲。

  紧挨县政府,北乡占据地利优势,头脑活络,在南乡人还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时候,北乡人手里已经有了零花钱,南乡人晚饭后在胡同口里拉呱打扑克的时候,北乡人在街边摆起了小吃摊,工厂的工人、机关单位的人,开小车的人,谈情说爱的年轻人都会是小吃摊的顾客,除了收入的增高,这里还是各路信息的收集地。

  北乡人在种蔬菜大棚的时候,南乡人不相信会有反季水果和蔬菜。北乡人在处处留心防人之术的时候,南乡人还过着夜不闭户的生活。北乡人简单的吃几口饭,瞅准时机让蔬菜和西瓜卖个好价钱的时候,南乡人在农闲时节研究了各种小吃:硬面火烧、酱腌咸菜,蒸鸡白菜……

  我的老家在县城的南方,与人介绍自己时,言语中有硬气“我是南乡人”,此时的“南乡”,代表着憨厚朴实,至今老家人为女儿找婆家时,一定有大娘婶婶们嘱咐:找个南乡人,实在。北乡的娘也会嘱咐儿子:千万不能找个南乡媳妇,不懂的干活,刚懂得变着花样的吃……

-

  鹿萍,山东昌乐人,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喜以原生态文字记录故乡之美,故乡之事,故乡之人。原生态记录,它不需要多好,只要如实记录就好,这可能是更有意义的事情。已有多篇作品散见于《昌乐日报》《风筝都》《奉天诗刊》《作家导刊》《胶东文艺》等报刊杂志及微刊平台。



上一篇:刘春生 丨 刘庄花沟水
下一篇:鹿 萍 丨 青上铜矿看电影
(作者:佚名 编辑:刘文安)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