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李文花丨夏晨悠悠

时间:2021年06月26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李文花丨夏晨悠悠

  昨晚又失眠了,差不多两点才昏昏睡去。清晨,还没醒来,小宝就吵吵着起床了,原来是他爸爸的洗漱声把他吵醒了。我还不想起,索性让他起床去跟爸爸玩。跟在他爸屁股后面不住声,似乎是跟他爸商量着去他厂里玩。他爸解释说:“厂里不让进。”不听解释,非要跟着,吵着让我给他换衣服。没办法,起床哄他不要闹了,竟哭了起来。头没梳脸没洗,陪他一起下楼。

  下楼后,接着就向车里钻。我拉着他,哭得越发厉害了。我招呼他爸快开车走,然后装作娘俩跑着撵的样子。小宝一边跑一边哭。我哄他说:“爸爸不拉咱算了,妈妈陪宝宝去超市买好吃的去。”小宝立刻停下来不哭了,用手臂擦泪说:“那超市开门了吗?”我说:“开了囊,咱买去吧?”六月的天小孩的脸,转眼满脸笑开了花。

  我低头看到草坪里的小花小草随风舞动。摇摇摆摆。一旁的木棉花也花团锦簇,似乎在冲我娘俩欢笑,一树圆圆的大大小小的花骨朵缀满枝头,看来这花会开很久。街道两旁浓浓的绿色更是诗意般存在,夏来翠愈浓,树冠如伞,老绿拽的新绿出,参差不齐,风动绿叶如海浪起伏。我的心情随这一切也开朗起来了。

  超市里给小宝买了棒棒糖,一瓶酸奶,两根火腿肠。小宝自己懂事地说:“我不买车车了,家里已经很多了。”我笑着拍着他的小脑袋夸他:“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清晨的风吹来,凉嗖嗖的。大路边不知名的花树开满了一穗穗小白花 ,馨香扑鼻。踏着小路领小宝向对面的小学校走去,守护公厕的老大爷正认真地打扫着前面的小道,弯腰捡着水泥石板缝隙里的小东西。小宝问:“爷爷在干什么?”我说:“爷爷在打扫卫生,你快叫爷爷。”小宝甜甜地叫着:“爷爷,爷爷。”老大爷弯腰抬头笑着答:“好孩子,好孩子,真懂事。”

  向前走,东边拐弯处就是学校墙外的百花园,花园里各色的月季花还是千头璨动。婀娜多姿。大早上蜜蜂就在花丛里嗡嗡地忙个不停。一行一行的步步高花夹杂着草菊花绿意盎然。隐约有各色的步步高花已开放,这是童年记忆里的花——步步高,听花名就总会给人一种向上的,充满斗志的精神状态。

  继续往东走,就看到校园围墙里那一长架高高的凌霄花,依然花开如火,成片成片地抱团绽放,又像一串串的小喇叭向着阳光倾诉。搭在高高的木头架上,悠然地伸展枝叶吐须开花,景色靓丽壮观。

  我猛然想到,为什么很多学校里会栽这凌霄花呢?也许是因为孩子们就像这凌霄花吧,学校就像这木桩架子。凌霄花依附木架绚烂绽放,孩子们在学校里经过辛勤园丁的浇灌抚育茁壮成长。霎时,我对凌霄花肃然起敬,拉小宝给花儿敬礼。小宝带着稚嫩的腔调说:“这花真美啊!”望向小宝我思绪纷飞,让我娘俩在这仲夏的光阴里,把姹紫嫣红看遍,让诗和远方在我的心里描山水,落墨成美丽的章节,嫣然生香,与时光共舞。

  回家的路上,宽阔的柏油路右边湿漉漉的,就知晓洒水车已走一趟了。恰恰这时听到身后叮铃铃的车响声。小宝说:“妈妈,撒水车来了,”回头一看,果然撒水车张着小瀑布哗哗地急急驶来。我赶紧拉小宝向路边靠,还是被淋湿了鞋子,也挺好的,凉凉的感觉。路面上湿润干净,一尘不染,路边绿树成荫。小宝小路边采了一些马尾草,几朵喇叭花,握在手里蹦蹦跳跳,说说笑笑。

  宅家这几年,无组织无纪律,整个人懒散了许多,好久早上都没出来逛逛了。这鸟语花香,空气清新的夏晨,出来走走,身心舒爽,整个人也感觉有了朝气。往后的日子学会自律,早睡早起,去迎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拥抱这五彩斑斓的夏季,如莲盛开,似花绽放,走过流年,笑看花开花落,淡看云卷云舒。

  李文花(女),笔名李少言,家庭主妇,70后的我愿携文学一路前行。记录生活中点点滴滴。随笔随记,用心写作。喜欢通过文字怀念往事,感受新生活。多篇文章在网络媒体平台发表。昌乐日报和中国作家网偶有文章发表。


上一篇:肖淑红丨在五月(诗歌)
下一篇:王立虎丨田园生活
(作者:佚名 编辑:刘文安)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