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王立庆丨攻不破的堡垒

时间:2021年09月20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宝屏山是位于今昌乐县高崖水库库区北段村西北的一座小山,高不过百米,是岭地与洼地的分水岭。宝屏山本无名,传说很久以前有懂地理的南方人到山东游玩,站在泰山之巅,就看到鲁中某地有宝物闪现灵光。南方人一路寻来,把宝物目标锁定在了这座小山。此人在北段村驻扎下来,整日围着山转悠,探明有一金蛙在山前栖息修炼。某日,夜黑风高,偷挖金蛙后连夜回南方去了。南方人走后,村人才如梦初醒,正式为此山起名为“宝屏山”,并在山上修起了一座关帝庙,每年的农历六月二十四是“香火日”,烧香跪拜,祈求平安。  香火鼎盛,追溯到百年以前。据说,庙会之日,方圆百八十里赶来的香客达万人之多,摩肩擦踵,把个小山围得是水泄不通。

 关于宝屏山的故事不少,北段村王姓前辈中有个“说书匠”。据说,该前辈说书匠有一个唱本,说的就是宝屏山的故事,大概有九九八十一回,后失传。今天,咱们讲一个解放战争时期北段民兵在党的领导下,在沂蒙山解放区最前沿坚持地雷战的故事,了解一下北段村英雄的历史,记住我们英勇的前辈。


 堡垒村,牢不可破

 1944年12月,八路军鲁中军区一团拔掉了高崖的日寇据点,高崖一带解放,高崖地理位置优越,位于昌乐、临朐、安丘三县交界处,只要走两公里路就能穿越三县,自古就有鸡鸣三县之说。高崖解放后,高崖一带成为沂蒙山解放区最前沿。往西八里地的北段村在昌乐县委领导下成立了村党支部,建立了民兵组织。这样以来,从高崖往西北,形成了高崖—黄塚坡—北段—石据牛—洪山一线的国共拉锯线,这些建立民兵组织的村子成为解放区的堡垒村,而北段村经过多次战斗洗礼成为这些堡垒村的最坚强的一个。

 当时,盘踞昌乐的国民党县长张天佐积极反共防共溶共,残杀共产党人。鉴于当时敌我斗争的残酷性,中共昌乐县委在县委书记赵西林领导下转移到临朐、昌乐交界的今高崖水库库区一带开展对敌斗争。据昌乐党史记载:1945.6—1948.6,中共昌乐县委驻地是在临朐县辛寨镇的大高庄,1996年区划以前该村属于临朐县白塔乡,该乡大部分村庄划归昌乐县管辖,即现在的高崖水库库区管委会管理的村庄,而大高庄以西7个自然村仍归属临朐县。昌乐党史记载:1945年4月,中共临东工委改称临东县委,负责昌乐党的工作;6月,鲁中区中共沂山地委决定建立中共昌乐县委,县委书记赵西林,驻柳山区大高庄村一带,受中共沂山地委领导。

 话说1946年国共和谈破裂后,国民党对山东解放区发动了猖狂进攻,华东野战军在粟裕指挥下全歼进攻沂蒙山解放区的国民党整编七十四师,击毙师长张灵甫。解放区前沿堡垒村—北段村民兵遵照毛主席关于“人民得到的权利,绝不允许轻易丧失,必须用战斗来保卫”的教导,拿起抗日战争时期用过的土枪、土炮和地雷,同进犯解放区的国民党反动派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驻扎在北段村以北五里地的国民党军队经常骚扰老百姓。蒋匪营长张兆德发誓要扫平沂蒙山解放区最前沿的重要堡垒—北段村,消灭北段村民兵。敌人曾经在7天之内,连续9次出兵,结果都被英勇的北段村民兵打了回去,由此成为最坚强的堡垒村。


 计中计,夜战敌顽

 张兆德连吃败仗之后,气得团团转。这时,便衣队长张步文前来献策说:“先送一封信吓唬吓唬他们投降,然后潜入村内放火烧房,待民兵出来救火时,趁机一网打尽。”张兆德马上依计而行。民兵队收到恐吓信后,民兵队长王同胜不识字,就让上过私塾的民兵王立德念给他听,王同胜一听说是让民兵投降,立刻火冒三丈,一把扯过信来给撕烂了,大骂蒋匪张兆德。大家听说这封信是张步文送来的,都异口同声地说:“非收拾这小子不可!”王同胜让立德写信反劝张步文早日投降,回村接受改造,否则将死路一条。

 原来,张步文就是北段村的一个富农分子,曾在日军手里当过汉奸,后又成了蒋匪的便衣队长。敌人每次到解放区烧杀抢劫,都是他带队引路,几次攻打北段村,也是他当的向导,气焰十分嚣张,北段村的民兵早就想除掉这个从头坏到脚的家伙。

 民兵队长王同胜是1944年参加民兵队后入党的党员,叮嘱大家提高警惕,多派出几支小分队站岗执勤,发现敌人动静,立即进入战时状态。话说,张步文献计夜烧北段村趁机消灭民兵的的消息被做饭的一个伙夫听到了,这个伙夫家是鄌郚镇东寨里村,丈人家是北段,他舅子也在民兵队,他暗暗将情报记在心里,晚上回家跟老婆说了,让老婆连夜把消息送给娘家。

 民兵队得到消息后,立即商谈对策,决定唱出一出大戏迎接张步文的挑衅。是夜,张步文带队顺利摸进北段村开始点火,埋伏在村外的大部队随时准备突袭救火民兵。其实,民兵队并没有撤出村子,而是悄悄埋伏在村子各制高点暗中观察着敌人的一举一动。火光冲天中,却不见人来救火。张步文正在疑惑中,只听有人战战兢兢地爬上了房顶嘶吼:“救火呀,快来救火!”张步文一听这转了嗓的声音,不对劲呀,这明明是他近亲大哥,不能打!他这个近亲大哥跟他关系很好,经常借赶庙山集的机会为他通风报信。而民兵都在暗处按兵不动看热闹,敌动我动,只要敌人一开枪,民兵就开伙。张步文看苗头不对,不敢恋战,趁乱派人将他父母接走,仓皇逃出了村子。却原来这就是民兵队唱的“空城计”,早就拿枪顶着他的几个近亲埋伏好了,哪里冒火就把他们押到哪里,让他们上房救火,敌人如果开伙打死的也是他们自己人,而民兵可以趁机消灭敌人。

 张步文把父母接走后,更加有恃无恐,时常带着便衣队到北段村附近搜罗情报,妄图一举消灭北段民兵。而民兵队也加强了守卫,在村附近多处设立岗哨,积极应对来犯之敌。


 王风奎,英勇牺牲

 1943年前后,北段村就建立了民兵组织,人数最多时达到四十余人,成为沂蒙解放区最前沿的堡垒村。王凤奎开始并不是民兵,有一次他到五里路外的敌占区庙山赶集,被本村人张步文认出,张步文当时是国民党某部便衣队队长,把王凤奎五花大绑拉到了便衣队,先是绑在一棵大树上,后来又扬言拉到庙山南沟里活埋了。消息很快传到北段民兵队,队长王同胜说虽然王凤奎还不是民兵,但是我们成立民兵队就是为了保护人民的,王风奎家孤儿寡母,王邬氏一个寡妇娘们拉巴大王风奎不容易,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张步文活埋他,对张步文这种残暴行为必须严厉打击,赶快去张步文家把他父母、弟弟、妹妹四口人绑到民兵队部,派人去给张步文报信:如果他敢活埋王凤奎,那民兵将他家人送到区中队。报信人跟张步文是近亲,不敢怠慢,绕过村北岭的地雷阵,绕道跑去五里路的柳山镇庙山村,见到张步文就急赤白脸地说:“你这回是惹祸了,你再不把王凤奎放了,民兵就要活埋你家里人!”张步文听罢,吓得赶紧给王凤奎松绑,说:“听说你跟着民兵跑,要不是看在本村你孤儿寡母面子上这次就活埋了你,回去小心着点!”

 王凤奎回村后,才知道是民兵队救了他,所以他坚决要求加入民兵队,队长王同胜对他说:“大叔,不是民兵队不要你,当民兵是有危险的,随时会有牺牲的可能,你家大奶奶年轻时就守寡,拉巴你长大成人不容易,我不能要你啊,万一有点什么事,我怎么对得起大奶奶呀!”但是,二十岁的王凤奎是铁定心跟着共产党领导的民兵队,说:“什么亲不亲,关键时刻还是共产党望着咱老百姓亲,我不是民兵,国民党就往死里整我,张步文还要活埋我,我再不拿起枪杆子,那还真等着张步文活埋呀!”

 这样,王凤奎才参加的民兵。1946年冬天,国共拉锯战中。北段村民兵加强了岗哨和巡逻。某夜,王凤奎、王同贤、王立德三人巡逻到二里外的克家洼村,天寒地冻,三人实在冻坏了,就到了村头一户人家烤火。

 突然,听到密集脚步声,说时迟那时快,立即就有人闯进院子开了枪。王凤奎当时坐在正冲门口的位置,肚子上中弹倒在地上。王同贤、王立德快步闪到门后,王立德眼疾手快一枪把马灯打灭,王同贤一枪打出去后,第二枪却卡壳了,用探条通了通又压上子弹继续射击,匆忙中,探条都没拔出来就打出去了。而王立德机智,摸到一个豆油罐子,把子弹往油里蘸蘸再打,非常顺滑,连续射击,屋外的匪徒摸不清屋内虚实,也不敢贸然往里冲。当此时,北段民兵听到枪响,立即赶来增援,匪徒不敢恋战,背起伤员趁夜色逃跑了。

 民兵队长王同胜发现王凤奎负伤后,马上安排王立德等人护送王凤奎去三十里外的蒋峪某部队医院抢救,我父亲不是民兵,但那夜他是抬担架的,他们几个人轮换着抬着王凤奎往蒋峪奔跑。路上,王凤奎用极其微弱地声音对我父亲说:“同功,爷们呀,这回恁大叔怕是交待了,以后嘠伙不成了!”我父亲赶忙劝慰他:“大叔,甭说丧气话,到蒋峪找部队医生做了手术就好了!”等赶到某部队医院,医生看到伤到肚子,又失血过多,人是还有一口气,已经无法做手术,他们条件也有限。好在给打了止疼针,派人接他母亲去看了看,很快就不行了,英勇的王凤奎就这样牺牲了。

 王凤奎牺牲后,他的母亲是烈属,村里照顾的很好。大集体时,安排人为她担水劈柴,分粮食专人送到家。我小时候,还时常见那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孤独出入,当时也听说她是英雄的母亲,但是不明白她家就她一个老太太。我上小学的时候,清明节,学校会组织同学们为王凤奎烈士扫墓。记得,有一年,邻村小学全体学生也排队来扫墓,闫家河小学有个大个子学生充满激情地高声喊道:“王凤奎同志,你安息吧!”我们竟然还不知道安息是什么意思,也跟着高声喊道:“王凤奎同志,你安息吧!”


 蒜头仗,舌战顽匪

 话说张步文将其家人接走后,家中尚有一垛大蒜没来得及带走,猪圈里还有两头窠落猪(半大不小的仔猪)。民兵队研究后将蒜头卖掉,换子弹打击敌人,两头小仔猪换一头大点的猪,杀了,犒赏连日奋战的军民。

 某日,张步文带领的便衣队绕开北段村北岭的地雷阵,从村东北三里路的小庵子村摸到了燕子岭附近,站岗的民兵发现后立即鸣枪报警。村内民兵立即集合赶赴燕子岭,只见张步文带领的便衣队龟缩在岭下一条深沟内,妄图登上岭顶占领制高点。民兵立即散开,卧倒,并给予火力压制,使其不敢动弹半步。气急败坏的张步文趴在地上喊:“王同胜,你听着,我倒是看看你的破枪还能打几下,没子弹了吧?快投降吧!”这边,王立德大声吆喝:“张步文,你听着,你别嚣张,我们有的是子弹,打你?光你家的蒜头换来的子弹足够啦!”张步文这厮也听说民兵斗争了他的家产,这次听说民兵用他家蒜头换来的子弹打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命令开枪狠狠向民兵阵地上打,民兵则埋伏好按兵不动,等他打过一阵后,再喊话往死里气他,只要他胆敢轻举妄动,立即开伙,把他打回去。

 这样,喊一喊,打一打,骂一会再打一会,僵持了一天,敌人也未能突破防线。天黑后,灰溜溜地退回了据点。张步文为什么不安排手下回据点叫人增援?因为他权利有限,他的便衣队执行的是侦察任务,利用他是本地人情况熟,搜集情报,打探解放军正规部队动向,跟北段民兵叫阵斗法是他公报私仇,借机打击报复。如果他胆敢叫人增援,我民兵也会派人去八里外的县独立营请求支援,那样就会打破双方战略部署,势必引发不必要摩擦。


 地雷战,敌顽上天

 血债血还,怎样除掉张步文这个祸害呢?县武装部部长刘兆吉前来同民兵队一起研究战略办法。北段村北有一座宝屏山,山上有一个关帝庙。每年农历六月二十四日是“香火日”,估计这天张步文少不了要来捣乱。因此,大家决定在宝屏山一带巧布“地雷阵”,并详细研究了布雷方案。

 农历六月二十三日晚上,县武装部部长刘兆吉带领民兵爆破班,摸黑来到北岭布雷。岭北坡有一条小沟,是张步文从庙山据点到北段村的必经之路。爆破班在沟口两旁布上雷之后,基干民兵王同祥左右察看了一番,指着一个大坟包说:“再在这里给张步文准备上个‘大西瓜’!”于是,大家一起动手,挖好坑,埋上地雷,细心伪装好,留下警戒人员,才回到村里。

 六月二十四日黎明,村民兵队长王同胜带领民兵悄悄来到北岭,隐蔽起来。天刚放亮,就见张步文带领匪军几十人,顺着沟底向岭上走来,待敌人进入了雷区,王同祥“乒乓”打了两枪,敌人听到枪响,乱作一团,四散躲藏。一个匪兵踏响了地雷,“轰”的一声,坐了“土飞机”。张步文趴在一个坑里,咋呼着机枪手抢占前面的坟包。

 敌人的机枪响了,疯狂地向岭上扫射。队长王同胜果断地命令:“集中火力,打敌人的机枪手!”于是,民兵们一齐用步枪射向机枪手,用手榴弹轰,顷刻间就把敌人的机枪打哑巴了。张步文慌了手脚,从坑里爬了出来,弓着腰往回跑。民兵们的枪又响了,吓得他慌忙向左侧的一个大坟包躲藏。基干民兵王同祥和大家眼看张步文进入了雷区,心里乐开了花。只见张步文连爬带滚,只听“轰”的一声巨响,震得山摇地动,坟包后面一股黑烟夹着黄土冲天而起。这时,民兵们一齐高声欢呼:“张步文坐飞机了!张步文坐飞机了!冲啊!”敌人见队长炸飞了,慌忙四处逃窜。民兵们齐上阵,奋勇杀敌,将匪军全歼。是役,彻底粉碎了国民党张兆德部进攻解放区的阴谋,狠狠打击了蒋匪军的嚣张气焰,龟缩在据点中不敢越雷池一步。直到1948年春天,解放军大部队解放潍县、昌乐,胶东解放区与沂蒙山解放区连成片,中共昌乐县委迁址乔官镇梁家庄村,领导全县实行土地改革、支援前线,迎接全国解放的最后胜利。

 这真是:北段民兵巧布雷,张犯步文天上飞。军民团结一条心,解放前沿红堡垒。


 作者简介

 王立庆,笔名鲁秦,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昌乐县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1990年7月毕业于延安大学中文系,现供职于昌乐县政府教育督导室。多年来坚持文学创作,诗歌、散文多次获各级文学作品大赛一等奖,诗歌《蜕变》、散文《跑马看春》、《仙月湖畔的秋天》被制作成电视片在县电视台《电视文苑》栏目播出。2006年出版诗集《曾经沧海》,2011年出版散文集《岁月有痕》,2015年出版散文集《踏石留印》,2017年出版诗集《波光潋滟》。


上一篇:刘文安丨静待花开
下一篇:钟凤娟丨明月寄情思
(作者:佚名 编辑:刘文安)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