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张舒红丨怀念母亲

时间:2022年04月04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快到清明节了,一年又一年,日子如流水飞逝。蓦然回首,我的父母亲离开我都十多年了。三月,坟头早已荒草萋萋,泪眼迷蒙中我又忆起了母亲,那花白的头发,慈祥和蔼的面容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母亲,感谢您给予我生命,咱们娘俩才有了今生的母女情缘。难忘您教我的童谣:“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叽里咕噜滚下来。”难忘您讲的民间传说《白蛇传》、《梁山伯与祝英台》、《牛郎织女》等。我亲爱的母亲,您不但给我甘甜的乳汁,还给了我丰富的精神食粮,虽然您文化不高,不会讲那么多大道理,但是女儿从您讲的故事里学到了忠厚善良、勤劳朴实的好品质,懂得好人才能有好报的道理。难忘母亲您给我扎的麻花辫,油灯下做的花棉袄;难忘上学时母亲每天都要按时叫醒我(那时家里没有闹铃),还有那烙好的葱油煎饼卷,加上香香的炒咸菜,那滋味到现在都难以忘怀。更难忘高中时一月一次回家,临走母亲送我到村头老树下,我不忍回首,风中母亲那凌乱的白发,以及日夜操劳逐渐佝偻的身躯,我哽咽无语,满眶泪花……

  母亲啊!小时候日子虽然清苦,但你总能把简单的饭菜变换出无数花样,把贫苦的日子调理得有滋有味,让我们姊妹大饱口福。你做的杂粮粥,放上小麦仁、碎地瓜干、干扁豆仁、玉米糁糁,熬好后香气扑鼻,比现在的“八宝粥”还香;还有您调的风味马齿苋、蓬子菜,做的灰灰菜面糊、荠菜馅饼……现在的我,再也尝不到母亲做的饭菜,看不到母亲清扫庭院的身影,更听不到唤我乳名起床啦……

  母亲走了,她善良含笑的面容一直闪耀在我眼前。记忆里她勤俭持家吃苦受累拉扯着一大帮儿女,从无怨言为子女默默付出,她上孝公婆下敬小姑好品德赢得了全村人的敬重!

  美中不足的是和父亲的婚姻。父亲脾气暴躁,我们姊妹多生活困顿,父亲心情不好时常拿母亲出气,有时骂急了甚至动起手来。柔弱的母亲常在风暴平息后,揽着惊恐哭泣的我和小弟“不怕!不怕!有娘在,不怕!”擦干眼泪后,母亲继续操持家务默默去田里劳作,只是难以听见她开心时候哼唱的沂蒙山小调了。

  父亲五十多岁时得了一种叫“帕金森”的怪病,当时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多年以后我才从报刊上知道这是世界疑难杂症,很难治好。刚开始母亲劝父亲去医院检查,父亲怕花钱,便对母亲说:“医生说了,我没什么大病,吃点儿好的,少干点活就好了”。后来父亲的病日渐沉重,关节变形,走路抬不动脚,手脚颤抖,长时间坐躺都不行。走路得有人牵,坐下有人拉,躺下有人按摩,天天服药,生活难以自理。顽强的母亲除了照顾父亲操持家务,五六十岁的人了每天还要去田间劳作,换些微薄的收入来供我和弟弟上学花销。以后的八九年间,母亲紧咬牙关用瘦弱的身躯扛起了家庭重担。最后年迈的奶奶也躺倒了,当送走奶奶又送走了父亲,母亲也积劳成疾患上了各种慢性病,气管炎、胃肠炎、高血压、心脏病……

  长大成人后儿女们都离开了家。我去了潍坊,弟弟去了安丘,姐姐们也相继嫁做人妇,以前热闹的大家庭只剩下空荡荡的大房子和孤单的母亲。她当我们的面却只字不提,我说接她去家里住几天,她又摇头又摆手:“不行,你们楼上我住不惯,就和坐监狱似的”。偶尔去离得近的姐姐家也待不了几天。她总是念叨:“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八十高龄的母亲总是闲不住,在家里养鸡、种菜,有时间还出去挖野菜吃说是健康养生。她经常把种的菜送给乡邻,舍不得吃的鸡蛋留给儿孙们吃,说自己养的鸡下蛋营养高,这就是辛勤劳作一生的母亲,永远记挂着他人的母亲。

  不经常回家的我打电话问候母亲,母亲的第一句话总是:“我刚好,你不用挂念,忙你的就行。”“这两天我回不去,星期天再回去看你……”“别了,你要是忙,就不用来,坐车也不方便……”母亲担心我请假耽误工作,又心疼女儿来回奔波,心里盼着儿女常回家唠唠家常,一起吃顿饭,嘴上却从来不说,唯有天下父母心!

  母亲去世那年春天查出了糖尿病,检查结果是糖尿病并发症“酮症酸中毒”,她却一直拖着不愿意去医院,怕儿女们花钱又耽搁功夫。医生告诉我们母亲很危险,我们背地里掉眼泪当她面装作没事安慰她。她却说:“你们都挺忙甭都在医院里留下一个,其他人该干啥干啥去”“咱回起吧!花这钱咋?这把老骨头活到这把年纪够本了。”苍天保佑,母亲终于度过了危险期,出院后需天天注射胰岛素,饮食也需要调理,曾去过我家还有我弟家住过一段时间。最后要强的她还是回家了,她不想拖累儿女:“只要我还能动弹就不用你们养我,各人都有各人的营生,胰岛素我自己打就行,在老家我还能和村里那些老人们拉拉呱。”拗不过她,只得放她回家,好在两个姐姐离得近些,她俩得空就去照顾一下。

  在母亲最后的日子里,我经常回去看她,也陪她住上几天,爱看电视的母亲再也不看不了电视,话也不太爱和人说了,经常坐在沙发上打盹。冬天只要阳光好,她就坐在阳台上晒太阳,看我忙忙碌碌收拾家务,洗衣做饭。她的目光常常追随着我,久久不愿从我身上移开,我转过头眼泪不听话地流下来。太阳西斜,我劝母亲进屋,她不肯走,仍坐在阳台上闭目打盹,我只好拿棉衣给她披上。

  母亲可能早就预感来日不多,只想在阳光下多享受一点暖意,就那样静静地看太阳从东走到西,她留恋大千世界,割舍不下儿女亲情,担心第二天再也见不到那初升的太阳……

  我至爱的母亲,弥留之际,您最后的一句话,让我一辈子都难以释怀。您语气含混不清有气无力断断续续:“我…死…后…你…别…哭……”我心如刀绞泪如雨下,母亲走了我痛失了人世间最爱我,我最爱的亲人。

  我怎能不哭我的母亲!你临死还替儿女考虑,怕女儿伤心,怕你走后女儿承受不住打击;我怎能不哭我的娘亲!从此阴阳相隔,我再也见不着我亲娘,我怎能不哭我的娘亲!我曾佛前许愿若母亲平安康健情愿折寿十年,佛若有灵为什么不成全做女儿的一片孝心;我怎能不哭我的娘亲!您知道女儿一直的思念吗?为何不与女儿梦里相见云游巫山;我怎能不哭我的娘亲!当年您病体沉疴女儿只能隔三岔五,不能日夜服侍于床前,一万个理由也不能为自己开脱,让您最后的岁月写满了孤寂与落寞。如果有下辈子让我们来生再续母女情缘。

  我,长歌当哭泪雨滂沱您可曾泉下有知……

  母亲,我终生挚爱的母亲!想您爱您永远怀念您!

  后记:清明节即将来临,疫情肆虐今年不能回去扫墓,老人家在天有灵也会支持儿女宅家少给国家添乱。谨以此文献给我仙逝的老母亲。纪念老人家朴素平凡的一生。


上一篇:钟凤娟丨土丘边的诉说
下一篇:于悟秀丨又到三月挖茵陈
(作者:佚名 编辑:刘文安)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