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轻嗅时光的墨香

时间:2018年03月27日 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轻嗅时光的墨香》  作者:刘旭晗

轻嗅时光的墨香(刘旭晗)


  小时候,爷爷总是一手把我抱在膝头,一手执着他的狼毫笔,画他的雪中红梅,风中翠竹。当他落完款后,总会迎着透窗的阳光,轻抖宣纸,仿若抖落满纸的墨香,然后眯起眼睛满足地对我说:“丫头,你闻闻这画,香得很呶。”

  十年里,我从只能够到他的衣角长到再也坐不上他的膝头,爷爷书房里的画和我一样,在爷爷日渐苍老的面容背后,悄悄地累积。后来,我在爷爷晒画时要来爸爸的手机,一幅幅细细地拍下墨色晕染的美丽。爷爷看后轻轻地叹了句:“丫头啊,你拍不下墨的香啊。”那时我还太年少,还不懂那句轻轻的却又深沉的叹息。
  长大后,我离开了爷爷和那些堆起来已经高过我的水墨画。在城市里,我遇见了数不清的画作,在美术课本里,在手机上,在电脑里。我隔着屏幕看那些熟悉的水墨画,却感到一种让我无措的陌生。不对的,不对的,当我远离那些淡淡的墨香时,才恍然明白,我在手机中拍下的画,隔断了时光的脉络,将它的灵魂和墨香一起抽离,在回忆中搁浅。
  再后来啊,我在爷爷的书房里慢慢整理那些爷爷去世时说一定要交给我的画迹。我把它们一张张铺展在老旧的竹床上,迎着阳光,像爷爷那样轻轻抖落满纸的墨香,然后悄悄地将面庞贴在宣纸上,细细地嗅那浅淡的香气。
  我用了漫长的岁月来读懂爷爷当年的那句叹息,在时光的流转中慢慢领会,只有心才能铭记,现代科技的流光溢彩光怪陆离全都无法代替。
  我将那幅最爱的美人图挂在床前,希望那浅浅墨香能让我永远不忘心的意义。有时还会想起爷爷的叹息,然后我会闭上眼点头,是的,是的,墨香拍不下的。那时光的墨香,只能低下头,用心去嗅。

  2015级1班 刘旭晗
  指导教师:王现群


上一篇:《昌乐,一座诗意的城》 刘孝山
下一篇:《腹有诗书气自华》 新城中学 孙嵘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我有话说